四款进口药被调出医保患者将面对哪些影响?

2022年8月2日 by 没有评论

“协议有效期为2019年12月31日,日期一过,意味着药物被踢出医保。”国家医保腾笼换鸟,一批进口药未能成功入局新一轮的医保谈判目录。

2019年11月28日,国家医保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联合发布“关于将2019年谈判药品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乙类范围的通知”指出,对协议期内谈判药品部分进行更新,其中4个药品续约未成功。

健康时报记者发现,这4款药物均为2017年纳入医保目录的进口原研药物。2017年纳入医保,2020年被调出目录。

国家医保局回应称,医保目录实行动态调整机制,对于尚未纳入目录或本次谈判不成功未能准入的品种,在综合考虑临床需求、医保基金承受能力、企业降价意愿等因素后,符合条件的将有机会再次纳入谈判范围。

“2020年,对乳腺癌患者似乎不太友好。”在乳腺癌病友群里,29岁湖南彬州的李硕(化名)看到这样的话,心中百感交集。用于治疗乳腺癌的两款药物拉帕替尼(商品名:泰立沙)和氟维司群(商品名:芙仕得)医保协议有效期为2019年12月31日,这意味着,从2020年1月1日起,这两款药物将不在医保报销目录。

根据国家癌症中心2017年《中国肿瘤登记年报》,乳腺癌是我国女性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每年新发病例27.9万,且以每年2%的速度在迅速增长。

“2018年2月,在医生的建议下,用了乳腺癌靶向药拉帕替尼。原来一盒7000多元的药降到4000多元。医保报销之后,大概1400元左右,我基本还治得起病。”李硕说。可2020年呢?李硕常用的药物不能再通过医保报销了。

拉帕替尼是由英国药企葛兰素史克研发生产,于2013年在我国获批上市,适用于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

“拉帕替尼临床上用于对赫赛汀耐药的乳腺癌晚期患者。被调出医保,确实增加了患者的医疗费用负担。”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主任徐兵河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在国内,使用拉帕替尼的患者不在少数。据米内网公开数据显示,拉帕替尼在中国公立医疗机构2016年的销售额为2733万元,增速达到243.14%。

“虽然拉帕替尼不能再通过医保报销,但有类似治疗药物国产创新药吡咯替尼进入医保,如李硕一样的乳腺癌患者,可以选择从进口药换成国产药。”徐兵河表示,医保目录调整,药价是重要考虑因素。

徐兵河教授提到的国产药吡咯替尼(商品名:艾瑞妮),是由恒瑞医药研发生产,于2018年8月13日获批上市。kpl电竞平台

2019年11月28日,吡咯替尼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有效期为2020年1月1日~2021年12月31日。进入医保后,据恒瑞医药官方公布显示,该药每瓶(规格80mg:14片)价格1204元,降幅66.2%。患者一个月药费约为12900元(按照每位患者400mg/天,30天计算),报销后,患者每30天药费约6450元。

“乳腺癌晚期患者比其他常见癌症的晚期患者生存时间长,不少患者生存期可达5年之久,而晚期患者在一次次耐药后,他们的药物选择并不多, 即使根治性治疗后的患者仍有三分之一的患者会复发转移进入晚期。”谈到另一个被调出医保的乳腺癌药物,徐兵河介绍,临床上许多患者最终或早或晚都要面临使用氟维司群。

氟维司群2010年在我国上市,是目前唯一的雌激素受体下调剂,可通过阻断并降解雌激素受体从而达到抗肿瘤效果,它于 2017年谈判成功纳入国家医保(乙类)。

“进入医保该药价格降了一半,大约6万左右/年。”徐兵河表示,氟维司群调出医保后,对于许多患者来说无疑增加了他们的用药负担。

“倍泰龙是国内唯一一款用于多发性硬化孕期DMT(即疾病修正治疗,以控制疾病进展为主要目标)的药物,为了将来的宝宝,医生建议使用倍泰龙,可高昂的药价让我不得不放弃。”一位新婚女性患者说。

多发性硬化症是一种严重、终身、进行性、致残性的中枢神经系统疾病。一旦延迟治疗,会增加行动不便的风险,最终可能导致残障。根据《多发性硬化患者生存报告(2018)》数据,中国预计约有3万名多发性硬化患者。而标准治疗药物使用率仅有10%。

倍泰龙(通用名:注射用重组人干扰素β-1b)最早于1993年在美国上市,是世界上第一个用于治疗多发性硬化的疾病修正药物。

“不用药,20多岁的患者就会残疾,年轻人谁想一辈子坐轮椅?但用药,大部分都用不起。”多发性硬化之家负责人高稳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注射了一年的干扰素倍泰龙,850元一支,隔天打一支,一个月的费用是12750元。后来,倍泰龙进医保了,我们欣喜若狂,但没想到是空欢喜。

多发性硬化之家成立于2013年11月,是由近3000名患者自发组成的国内唯一为多发性硬化和视神经脊髓炎患者服务的病友组织。

2017年,倍泰龙通过谈判降价28.9%进入国家医保目录,医保支付标准为590元(0.3mg/支)。然而,进入医保两年时间,全国患者却处于买不到药的情况。

高稳告诉记者,我们做过调查,全国仅有大城市医院可以报销倍泰龙,二三线城市医院基本买不到。“经过我们多方的询问,才知道原来医院不愿意购进该药,原因是倍泰龙保质期短,只有两年,审批程序复杂。医院都不能给我们‘零库存进药’,专人专用。而且这个药,药价高,占医院药占比。”

针对药物进了医保却进不了医院的问题,2019年12月20日, 国家医保局、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发布《关于做好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药品落地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医保、卫生健康等部门不得以医保总额控制、医疗机构用药目录数量限制、药占比等为由影响谈判药品配备、使用。

截止发稿日前,拜耳未公开回应为何倍泰龙未能成功续约,健康时报记者致电拜耳官方电话,其工作人员表示,不了解续约未成功原因,接下来会有哪些措施也还未通知。

高稳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我们病友得到的消息是,企业在谈判中没有和医保局就价格达成共识”。

在最新一轮谈判中,国家医保局组织三十余位专家对每一份药物经济学评价报告进行评估,给出相应决策及价格建议,最后由国家医保局牵头与制药企业对每一款药品进行价格谈判。如果企业在两轮报价中,降价幅度达不到医保部门对某款药品的预期,即在本轮谈判“失败出局”。

在2017年之前,很多心衰患者密切关注的问题是“托伐普坦进医保了么”;在2020年之后,患者又将面临这个问题,因为托伐普坦经历了从入国家选医保目录,再被调出医保目录的经历。

托伐普坦(商品名:苏麦卡)是浙江大冢制药有限公司研发生产的1.1类新药。

根据其说明书显示,该药用于治疗临床上明显的高容量性和正常容量性的低钠血症,包括伴有心力衰竭、肝硬化以及抗利尿急速分泌异常综合征的患者。

《2018年中国心力衰竭诊断和治疗指南》推荐一旦常规利尿剂治疗效果不佳、有低钠血症或有肾功能损害倾向患者,托伐普坦对顽固性水肿或低钠血症患者疗效更显著。在获批上市之初价格高达960元一盒(规格为15mg*5片),2017年托伐普坦经过医保谈判,成功进入国家医保目录。《国家医保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印发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准入药品名单》显示,该药医保支付标准为99元(15mg/片)、168.3元(30mg/片),降价接近50%。

这份医保目录准入的协议也是由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2020年也不在医保谈判目录里。这是否会影响后续患者的使用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刘健告诉记者,在医保方面,利尿剂整体的进展不大,目前临床上对心衰治疗的利尿剂都比较便宜。

健康时报记者采访多名心衰领域一线临床医生,医生告诉记者,托伐普坦在临床上使用不多或者没有用药经验,甚至有的医生直接表示:没听说这个药。对于不常用的药物,本次调出医保,或许能够为更好的药物腾出资源与空间。

对于本次调整带给患者的影响,2019年11月18日,国家医保局对《关于将2019年谈判药品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乙类范围的通知》进行了解读。

“此次药品准入谈判不预设目标,会有一定的不确定性。目录内药品的续约谈判,不成功会对患者用药的延续性和可及性造成影响。”《通知》指出,目录内基本都有类似或疗效更好的药物可供替代。同时,对短期内仍确需使用原药品的患者,从制度上考虑给予较短的过渡期,确保患者始终有药可用。

那么过渡期是多久呢?健康时报记者查询多省份医保政策发现,北京、安徽、湖北均规定过渡期为6个月。对2019年12月31日前已经开始使用未能成功续约药品的患者,过渡期于2020年6月30日截止,在此期间内医保基金可继续支付,同时指导定点医疗机构适时替换治疗药品。(记者王振雅杨月)

嘉宾: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血液学研究所)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

嘉宾: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血液学研究所)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

嘉宾: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血液学研究所)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

嘉宾: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血液学研究所)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

嘉宾: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血液学研究所)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

嘉宾: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血液学研究所)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