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3章 曾照暗云归

低沉的厉喝声中,月无极死死按住赤桀月神的手臂:“现在的神界皆是云澈脚下之地!各方神帝都是如履薄冰,你现在出去就是送死!”

“现在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赤桀月神一把将月无极的手甩开,双目赤红如血:“三年,已经三年了!你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过的吗!”

“身负月神传承,曾是何等无上的荣耀。如今,却像条狗一样蜷缩在这下界之地……不!根本连条狗都不如!”

“这是先帝遗令!”月无极低眉沉声:“你该知道,当年所有人都低估了云澈,低估了北域的可怕!若非先帝安排,我们早已葬身云澈之手!和宙天一个下场!”

“又是先帝遗令!这几个字我早都听够了!”赤桀月神切齿道:“当年若非她,我们又怎会落到如此地步!”

“污蔑?”赤桀月神目光环视,手指点出:“我是不是污蔑,你们心中真的不明白吗!?”

“先帝和云澈曾为夫妻,有这层联系在,她当年纵然与之为敌,所有人也都清楚自保之下的无奈与明智之举,云澈一统四域后,赦免了那么多王界,遑论月神界……

“但,她当年不但连番对云澈下杀手,还毁了他出身的星界!就是她这些狠绝又愚蠢之极的决断,才导致云澈对月神界下了最狠的手,害得月神界灰飞烟灭,害的我们今时只能……”

青芒骤闪,一抹碧绿剑刃切开空间,触及在赤桀月神的喉管之上,青瑶月神瑶月的气息微乱:“你再敢对主人有所不敬……我杀了你!”

“赤桀说的并没有错。”另一个月神发出唏嘘之音:“瑶月,时至今日,你为何依旧如此袒护于她。”

“够了,都闭嘴!”月无极怒目而视:“赤桀,你自己想送死可以……但这里一旦暴露,死的可远不止你一个人!你想把这好不容易留存下来的月神传承都给断送吗!”

他声音缓下:“再忍一段时间。先帝有言,会有人来接应我们,让我们安然走出这里,到时……”

“到时,我们去面对全天下人看丧家犬的眼神吗!”赤桀月神吼道:“宙天、南溟、龙神……他们纵然都被灭界,但至少都曾惨战过!”

“而我们是不战而逃!这是多么大的耻辱,多么大的笑话!连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所以呢?我们的尊严荣辱,要比月神的传承还要重要?”月无极以更重的声音反斥道:“我再说一次,我们苟活至今,已不再是为了自己而活,而是为了留存月神传承的希望!你难道真的希望月神一脉如宙天、南溟一般吗!”

月无极从夏倾月手中接过了月皇琉璃,便是现任月神帝。但他的帝威,明显不能与夏倾月和月无涯相较,根本无法真正镇住一众月神。

将月无极一把推开,赤桀月神刚要再说什么,忽然全身一颤,躯体与神情一瞬间僵在那里,如忽遭雷霆轰身。

月神之力在骇然中凝聚,刚刚还起着冲突的八月神快速的立身一处,只是每个人都是全身冰冷,在无法克制的恐惧中惊栗。

月无极立于最前方,十指紧攥欲断……以云澈对月神界的恨意,他的出现,已让他清楚看到了那个他最恐惧的结局。

云澈的目光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清楚感知着他们的恐惧,以及在恐惧中逐渐凝起的绝望……以及拼死一搏的狠绝。

月无极牙齿紧咬,丝毫不让的与云澈对视:“是又如何!你如今纵然只手遮天……也休想将它夺走!”

“月皇琉璃是属于你们月神一脉之物,我不会将之夺走,也不会允许任何人将之强夺。”云澈目光俯视,但语气之中却刻意收敛了几分威凌。

“我今日来此,是来拜托你们一件事。”云澈继续道,他话语中的“拜托”二字,让愣神中的月神们无疑更是惊愕:“被我毁去的月神界注定不可能恢复如初,我只能……尽我全力,重铸一个新的月神界,这件事上,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我已决定,追封夏倾月为帝后,虽然……”轻吸一口气,云澈垂眉道:“月神界,是她最大的牵挂。我会以我全力,kpl电竞平台更不惜调动所有可用的资源,来重现月神界曾经的鼎盛荣光。如果你们愿意助我,便在半月之后,到来帝云城。”

云澈与水媚音离开,众月神依旧呆愣原地,许久过去,依然没有一个人真正回神。

回到神界区域,水媚音挽着云澈手臂,不断用水眸上下打量着他:“总觉得,你有了很奇妙的变化。”

云澈微笑着摇头:“我不想骗你,这些天虽然我一直是坐着不动,但的确经历了很多事,而且,还是我这辈子经历过的最离奇的事……离奇到我说出来,都不会有人相信。”

这里,是南神域一个名为九相界的中位星界。一个广阔的玄台之上,两个神元境的玄者正在激烈交战着。

进入神界之后,初入神道的夏元霸进步神速,如今已是神元境六级的修为,距离神元境七级也已并不遥远。

在中位星界,神元境的交战难上台面。但以神元境六级硬撼神元境八级……却是激荡的所有观望者热血沸腾。 夏元霸的咆哮宛若渴血的猛兽,他一次次被击倒,却又一次次站起,即使满身皆伤,但身上所爆发的力量却几乎没有丝毫衰弱的迹象,仿佛无止无境。

足足领先两个小境界的对手从开始的俯视、轻松,到逐渐的凝神、慎重……到了后来,甚至开始露出了恐惧。

咆哮再起,夏元霸猛扑而出,力量的碰撞,带起近乎不该属于神元境的轰鸣……这一次,崩散的玄气之中,飞出去的不再是夏元霸,而是先前一直占据着绝对上风的对手。

他砸落在地,却是没有马上站起,而是瘫坐着后退,直接摆手道:“停……停!我认输……你根本就是怪物……怪物!!”

周围吼声四起,夏元霸傲立的身躯这才猛的半跪而下,全身沥血,但眸中却是兴奋的精芒。

“很好。”主持选拔的长老点了点头:“夏元霸,后面的选拔,你不需要参加了。去养好伤,三日之后,直接入二十二院。”

这个结果,无任何人发出异议……以神元境六级将神元境八级战至魂溃,这是何等的天纵奇才。

夏元霸刚要应声,一个威严低沉的声音传来。这个声音响起的刹那,所有哗然之音一瞬消逝,所有人皆面露敬畏,各大长老的身姿也不自觉的矮下了几分,惶然高喊:“恭迎大界王。”

“哼,霸皇神脉,何等天赐之迹!岂能荒废于你们手中。”声音愈加的威冷:“夏元霸,你不必入外院了。三日后,到内殿来找我。”

看到云澈,夏元霸先是一愣,随之猛的站起,似乎想要和以往一样兴高采烈的直迎过去,但脚步刚迈出,就又停在那里,脸上的笑意也变得含蓄了许多:“那个……刚都被你看到啦,嘿嘿嘿。”

他原本下意识的想要喊他“姐夫”,但……知道了当年的“真相”,这个称呼,他注定已无法出口。

“元霸,”云澈看着他,心中五味杂陈:“我这边有着全神界最顶级的资源,你更可直接入王界修行……任何一个王界都可。你真的不用这些吗?”

“还是之前那句话,这次,我想靠自己。”夏元霸嘿嘿一笑:“我也不知道我这倔脾气哪来的。只是觉得如果还是像以前那样一直靠着姐……呃,总是那么依赖你的话,或许就连看着你后背的资格都没有了。”

【章节名的原诗句为“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出自宋朝晏几道的《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