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21款成瘾性药物药厂、平台监管得怎样?

2022年9月17日 by 没有评论

一辆白色小轿车却出现在了非机动车道上。车飞驰而过,接连撞上多辆非机动车,现场14人受伤,4人经抢救无效死亡。邯郸市公安局3月21日通报称,驾驶这辆轿车的犯罪嫌疑人刘某北长期服用某镇痛类处方药,当日因超量服药,酿成祸端。

通报发出后,不少网友热议:一颗颗小小的药丸,本应是疏痛疗伤良方,为何会造成悲剧?澎湃新闻记者基于21款成瘾性药物,从说明书警示到线上限购,尝试解读药物监管困局。

1960年,一种新型的强效麻醉性镇痛药在实验室被合成出来。它药效极强,等效镇痛作用约为吗啡的100倍;它起效还快,静脉注射后1分钟就可发挥镇痛作用,4分钟内镇痛效果就可达到高峰。对于如癌症晚期等长期遭受疼痛折磨的病患而言,这无疑可以大大地缓解他们的疼痛。

而这个药,就是几十年后在全球造成大规模药物滥用,导致无数家破人亡惨案的芬太尼。

芬太尼属于阿片类药物,作用于神经系统,过量服用后大脑会产生欣快感,但同时也会产生幻觉。

除了芬太尼,不少药物过量服用后也会影响人的神志。在幻觉之下,人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思考,或将亲密之人错认为要伤害自己的杀手,或疑心自己被跟踪。神志不清之下,已酿成无数悲剧。

除了会致幻之外,这些药物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特点:成瘾。长期服用药物,人会不断依赖于药物的奖赏机制,无法从日常生活中获取快感,从而对药物产生依赖性。

与此同时,药物还会导致耐受。服用时间长久后,会达不到原先的效果,必须要增大药物剂量才能达到原来的效果,慢慢药量会越来越大。而倘若尝试停止服药,则会发生极度难受的戒断反应。

既然药物会导致成瘾,为何不能直接废弃?事实上,药物管控本就是一个难以说一不二、需来回权衡的事情。

考量的天秤这头,是万千受成瘾性药物支配的家庭,他们掏光了家底,却无法逃脱药物的控制。而天秤的那头,却是无数躺在病床上,被痛苦折磨的病人,他们的止痛需求也需要被满足。

2005年8月,国务院发布《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同年11月,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安部、原卫生部联合发布2005年版“品和精神药品品种目录”,其中品121种,第一类精神药品52种,第二类精神药品78种,共计251种。自此,中国品和精神药品进入统一管理、统一发布品种目录的时期。

列入列管药品名单,意味着这些药物成为了受到国家管制的毒品,会受到严格的管控。品及第一类精神药品不得零售,第二类精神药品经相关部门批准后,可以由实行统一进货、统一配送、统一管理的药品零售连锁企业零售。

从列管目录涉及的范围来看,中国对成瘾性药物的管控严格程度在全球属前列。在一些海外国家未被定义为毒品的芬太尼、曲马多也纷纷入榜。

2003年6月,泰勒宁被列为第二类精神药品,受到严格管控。然而一年后,泰勒宁又被调整为处方药,官方理由是“为满足广大疼痛患者对镇痛治疗的医疗需求”。

调整本是好意,但更易获得的处方药却成了嗑药人士的宠儿。目前国内尚未出现泰勒宁被大规模故意滥用的现象,但在部分地区,青少年群体中出现了一些泰勒宁成瘾患者。泰勒宁说明书建议成人常规剂量为每6小时服用1片,即一天约4片,但成瘾者可能一天就要吃几十甚至上百片。

2019年7月11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安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将含羟考酮复方制剂等品种列入精神药品管理,自2019年9月1日起施行。

列管药品目录调整的依据是什么?如何决定一个药物是否应被列管?广州市晴日心身专科门诊部、资深精神心理医学专家何日辉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这取决于三个因素。

何日辉指出,依赖性是药品被列管的前提,只有具有成瘾性的药物才会考虑被列入目录。其次还要考虑药品的易得性,如果被列管,是否会导致有止痛需求的患者购药不便。最后还应考虑社会上是否有出现滥用。“如果药品滥用的程度比较大了,即使成瘾性较低,即使会导致老百姓拿药不便,都有可能被列入列管目录。”

那么除了受到严格管控的精麻类药品,对于其他具有成瘾性的药物,其中包括处方药和非处方药,目前对于购买的大众是否有足够的警示以及限购的措施呢?澎湃新闻记者基于泸州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发布的一份成瘾性药物列表进行逐一查询,发现在21个药品中,有10款其说明书未明确标注药品有成瘾性,当中包括含有可待因成分的止咳水。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都可能会产生成瘾现象,但不意味着所有药品的成瘾性都居高。

与此同时,线上平台作为防止成瘾性药物滥用的重要一环,是否有做到位呢?澎湃新闻记者在几家药品线上购买平台进行逐一搜索,发现不少处方药并未被限购,或者有些平台限购了,但是限购数量高达50份,甚至100份。

在检索过程中,澎湃新闻记者发现,这些平台的购买数据并不互通。在同一平台的A店铺限量购买完药物后,在另一家B店铺同样可以下单;或是在A平台限量购买后,在B平台仍可下单。这同样是漏洞所在。

对此,何日辉表示,目前平台药物购买的数据像一个个孤岛,并未形成统一的监管。他指出,无论是线上平台还是线下医院,大数据应当打通。“只要一刷卡,这个患者曾经在哪个医院、哪个平台买过什么药,都一目了然,按照规定设置一个标准,自然也就可以限制药物的过量购买。”

第一,纯粹滥用。镇痛类的处方药有成瘾性,滥用后会产生欣快感,这是精神性副作用。如果为了追求这种欣快感从而超剂量或者长期服用,那就是纯粹滥用。

第二,医源性药物依赖。部分患者起初为了治病,但后期出现了滥用。比如,部分人起初是由于腰椎间盘突出服用止痛药,此后无意中发现吃药后“挺舒服的”、“有神奇的效果”,产生了精神上的“欣快感”,因此主动滥用、增加剂量。这虽然是医源性药物依赖,但也有滥用的嫌疑。

何日辉表示,希望大众对药物的使用保持谨慎。“药是用来治病的,但如果滥用成瘾了,其危害真的不亚于毒品。”他指出,患者需要合理使用药物,如果需要长期服用,而且很快出现药物耐受,剂量变大,患者一定要重视,要征求专业医生的意见。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