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毕竟是曾经在万物终亡会都能混到中层神官的人物(如果不混日子的话说不定早就混成高层了),而且从终亡会跑路之后还能无缝跑到永眠者教团混个中层,这看似不靠谱的行为背后可不只是左右横跳那么简单——没有真本事的人在两个用实力说话的黑暗教派中间这么横跳一次试试看?

倒不如说,以皮特曼这种比琥珀还不要脸的行事风格,他能高寿至今且未曾留下任何终生残疾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于是这位有着真材实料的大德鲁伊在惊呼过后便绕着平台上的那团生物组织转悠了两圈,终于确认那血肉间冒出来的“毛发”其实是细密的根须,而根须内部皆包裹着某种神经节点,这独特的结构让他的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有点意思……你们是在哪找到这东西的?”

“前线挖出来的,就东边那片开阔地,我们发现有大量畸变体和生化合成兽在那一带集结,便派了一支巨龙作战大队过去进行剿灭,打完之后带队的巨龙指挥官发现地下仍有魔力反应,就挖出这么个玩意儿来,”瑞贝卡立刻解释着这“样本”的来历,说完之后还不忘补充一句,“另外我怀疑他们挖的时候下嘴了……”

皮特曼一听便恍然地点点头:“怪不得,我来的时候还看到有个黑龙趴在栏杆上往外吐,苦胆都快吐出来了……”

旁边几个研究员表情越发古怪,但是幸好这诡异的话题并没有继续下去,瑞贝卡很快便把注意力放在了那团生物组织上:“老爷子,您能看出来这是个什么东西么?”

“一个大型神经组织,由数不清的神经纤维、营养管道以及一个质地坚韧的‘皮壳’组成,里面可能还有更复杂的支撑结构,”皮特曼随口说道,“其表面的‘触须’仍然残存着神经活动,它应该有向外收发信息的功能——当然现在肯定是不行了,本体已经死了,残存的神经活动只是细胞最后的生化反应而已。你们说这东西周围聚集了大量的畸变体和生化合成兽?”

“是的,那是一个集结点,”一名助理研究员在旁边说道,“不过我们没抓到负责指挥那批畸变体的黑暗神官……”

废土军团如今的主要力量都集中在深蓝之井战场附近,在联盟前线所遇到的畸变体基本上都是一群缺乏指挥的乌合之众,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畸变体背后就完全没人控制了——完全失去指令的畸变体会直接“野生”化,那些生化合成兽更是会直接轰然四散,这种彻底失控的单位连阻滞联盟军队的作用都没有,因此哪怕是在如今这个局面,废土军团留在联盟前线的单位也是有基础指挥的,即便这种“指挥”已经下降到仅仅维持那些怪物们聚集在一起的程度,其背后的指挥系统也确实存在。

这一点,不仅仅是联盟的指挥官们很清楚,现场这些研究废土和畸变体的专家学者们同样明白——畸变体背后必须有指挥节点,哪怕减少到只剩下一个,这节点也必须存在。

“说起来也是奇怪,”瑞贝卡摸着下巴嘀咕起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战场上就完全见不到那些黑暗神官的身影了……虽然他们一向都躲在距离前线很远的地方,但再怎么远也不能完全脱离他们手下的军团,可这段时间根本看不到他们的影子……”

“那看来我的猜测是真的了……”皮特曼捏了捏自己日渐稀疏的胡须,再度望向平台上那血肉组织时,他的眼神变得明显严肃起来,“这就是那些怪物现在的指挥节点……”

“……啊?”瑞贝卡顿时被吓了一跳,虽然她平常脑洞也很大,但这个思路她还真没想过,“你说这个东西……在指挥那些畸变体和合成兽?这是个……”

“我猜,我们的对手在和我们作战的过程中也学了些东西……这个神经组织或许是‘合成脑’的仿制品,”皮特曼慢慢说道,“万物终亡会与索林巨树的技术系出同源,合成脑是索林巨树培育出来的生物计算单位,那么废土中的万物终亡会在知道这种东西之后应该也能仿造出差不多的东西来——虽然目前看来由于时间紧迫他们只造出了这种简陋的玩意儿,但这思路的灵活性还算不错……”

“……我觉得尘世黎明号的主脑比这玩意儿好看多了,”瑞贝卡忍不住皱着眉嘀咕了一句,“你说是吧,主脑?”

实验室天花板上的几个监控装置正对准平台上的生物组织,而语音合成器中则传出主脑那中性的声音:“感谢您的夸赞,创造者,但我并不太理解‘审美’概念,我认为作为工具,能够实现设计目的且成本和收益达到标准就是好的……”

“你不用这么认真,我就随口一说,”瑞贝卡摆摆手,接着目光便回到了平台上的样本上,她微微皱起眉头,“不过话说回来……难道现在前线所有的指挥节点都变成这种……丑兮兮的‘合成脑’了么?那些黑暗神官全都撤回到深蓝之井附近了?”

“……不好说,我们在其他几条战线上的盟友也报告了类似的情况,他们那边最近也看不到黑暗神官出现在正面战场上了,”一名研究员捏着下巴嘀咕,“但战场中心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咱们也不清楚,只听说那里现在密密麻麻全是怪物。希望今天中午出发的高空侦察小队能……”

这名研究员话音未落,就听到舰载广播系统中突然传来了一个有些急促的声音:“注意,医疗小组和飞行器工程组立即前往C-331起降平台,重复,请医疗小组和飞行器工程组立即前往……”

“高空侦察编队遭到致命攻击,四架飞行器只勉强回来一架,驾驶员伤情严重,”主脑的声音仍然冷静,但语速很快,“……飞行器火势已被控制,驾驶员尚未脱离危险。”

“准备交通舱,”主脑话音刚落,皮特曼便立刻脚步匆匆地向着门口走去,步履迅捷的完全不像是个老头子,“让那边的毛头小子们先把驾驶员的命吊住,我很快就到现场……”

“我也去!”瑞贝卡三两步就跟上了皮特曼的脚步,而在一边跟着对方走向交通管道的路上,她脑海里也在一边泛起巨大的疑问——高空侦察编队被打下来了?而且听上去还是几乎被打的全军覆没?这怎么可能?!废土军团什么时候有这种程度的防空火力了?

废土军团中有飞行兵种,这一点是战争初期就被证实了的,那是一种头部肿胀、仿佛一个变异膨胀的血肉气球般的恶心怪物,能飞到和龙骑兵差不多的高度并使用多种魔法进行空中作战,说实话,在对付中小型飞行单位的时候那种怪物还是有些威胁的,但联盟手中不只有龙骑兵——庞大的空中要塞,全副武装的龙裔,还有个体实力异常强悍的塔尔隆德远征军,在这些压倒性的力量面前,废土军团的空中力量一直是被压着打,其地面防空火力更是突出一个“威力贫弱”。

而至于尘世黎明号释放出去的高空侦察机……那更是一种最近才设计出来的超高空飞行器,它在龙骑兵的基础上增设了封闭循环的维生系统,而且使用了巨龙提供的高空飞行技术,甚至可以在魔力湍流层长时间飞行——那个高度已经远远超出尘世黎明号的飞行极限,甚至比很多普通巨龙飞的还要高,就凭废土军团那些威力贫弱型防空飞弹和卵用没有式空中单位……能把飞在湍流层的飞行器打下来?他们把亲妈发射上去也够不着啊!

塞西尔帝国的铅球这时候满脑子粗鄙之语,很快便和皮特曼一同来到了C-331起降平台,他们首先看到了那架几乎要散了架的高空侦察机——比普通龙骑兵要宽大一圈的符文增幅环已经断裂,座舱底部有大片被烧焦脱落的痕迹,反重力环黯淡无光,一侧翼状结构更是被连根撕裂,这幅姿态能坚持到返回空中母港也着实是个奇迹了。

而那位死里逃生的飞行员则就在起降平台附近,由于伤势严重,无法直接转移到医疗中心,医疗小组只能在原地为这位战士进行了紧急处理,现在他躺在一个中心凹陷、表面描绘着诸多符文、底部有着轮子的金属平台上,身体被一个囊状的半透明密封盖盖了起来,只有脑袋露在外面,盖子里充满了颜色稀薄的生物质溶液,几名德鲁伊和圣光修女在旁边不断释放着治疗术和净化类的法术,现在看来伤者的情况总算已经稳定下来。

一名在现场处理情况的负责人看到皮特曼和瑞贝卡出现,立刻迎了上来:“瑞贝卡殿下,皮特曼大师,你们来了——”

“伤员情况怎么样?”瑞贝卡不等对方说完便急匆匆问道,“怎么被打下来的?”

“伤员还未脱离危险,但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不出意外的话,命是可以保住的,”负责人立刻点头说道,“飞行器是被某种高能攻击‘擦过’而严重损毁的,从外观看并未受到直击,但仅仅擦身而过就受了重创,具体情况还需要等待后续分析……”

“我先过去看看。”皮特曼转身向着那伤员的方向走去,来到那医疗装置旁边之后,他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负责人表示伤员还未脱离危险,但在皮特曼看来,这个年轻人的命已经保住了——而且将来的恢复情况应该也不会太差。

“你命还挺硬,”老德鲁伊拽了拽自己的胡子,一边随手激活了医疗装置旁边的几个符文一边弯下腰说道,“再晚一会你的几个主要器官就要衰竭了……”

飞行员突然恢复了片刻的意识,他看到站在眼前的老德鲁伊,用力眨着眼睛,浸泡在生物质溶液中的一只手臂仿佛努力想要抬起来,皮特曼先是皱了皱眉,紧接着便反应过来,抬头看向瑞贝卡的方向:“他可能拍下什么东西了——看看侦察机上的记录设备是不是还在!”

瑞贝卡扭头看向正在那架几乎散架的飞行器周围忙碌的魔导技师们,而还不等她开口询问,其中一名半个身子都钻进机械舱中的魔导技师便突然从里面钻了出来,手中举着一块不到半个巴掌大的淡蓝色晶片:“魔网终端毁掉了,但记录晶体完好!”

片刻之后,这枚因为被层层装甲保护而完好无损的记录晶体便被送到了尘世黎明号的指挥中心,在将晶体置入指挥中心的魔网终端之后,里面所存储的影像也被顺利提取出来——

前半段是正常的高空侦察影像记录,特制的感应水晶将地表情况放大,靠近深蓝之井区域的战场情况也第一次呈现在凡人军队的面前,那如泥浆黑潮般在大地上涌动的畸变体和生化合成兽令人头皮发麻,而漂浮在地表附近、仿佛某种异域侵蚀效果的紫黑色雾气则令人印象深刻,但至少,这些都是可以想象的东西。

一片蠕动的、怪异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活物”突然出现在画面上,它的主体覆盖在一座山丘上,周围又延伸出大量如城墙、如山脉般的分支结构,分支之间又有网格般的血肉正在逐渐成型,整个庞然恐怖的结构覆盖了几乎一整片平原,它在画面中起伏,边缘在大地上蠕动,无数像是森林又像是肢体般的“分支”从其表面探向天空,而那些潮水般汇聚的畸变体大军……和这个庞然大物比起来就如同在巨石周围荡漾的小小水花一般。

金娜·普林斯和瑞贝卡站在全息投影前盯着看了半天,才终于意识到这个覆盖整片大地、看上去像是一片隆起的森林、表面不断活动的东西……是“一个生物”。

那是一个单一的个体,一个正在不断成长的个体,一个……统御着废土大军,又在不断将废土大军吞噬进体内化作自身营养来源的……“怪物”。

昔日万物终亡会造出来的“伪神之躯”都不曾带给金娜·普林斯如此纯粹且如噩梦般的震撼,这一刻,她甚至不顾风度地脱口而出:“卧X……这什么玩意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