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个云澈,关了我一万年,你难道不知道我也是凤凰,我也会涅槃的吗?……………….”

“月神界…”这个星球再次被云澈屠尽,云澈看着死去之人的衣物便是月神界弟子的衣服,顿时滔天杀意再次直充头顶!

轰!一道黑色流光自月神界的上空倾直砸下!直轰入月神殿内,浩大的月神殿轰然倒塌,魔气带着尘土在月神界弥漫开来。

“杀…”云澈的身上,魔气如实质一般流转,手中劫天魔帝剑带着撕碎一切的可怕剑威向着还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的人群中骤然回下!

没有惨叫,云澈一剑之下,入眼之内的人或物全部轰然破碎,尘土鲜血残肢与断臂在空中飞舞了起来……

夏倾月的声音并未让云澈有一丝一毫的停手,她刚刚出声一股气浪便直冲而来,一只大手死死的锁在了她的玉颈之上!一道血箭顿时破口而出!然而云澈的身形却并未停止,他手臂一甩,带起夏倾月的整个身体狠狠的砸入下方石板之中,云澈半蹲而下,身影爆冲而起,手中的夏倾月身陷石板,被拖出整整数百丈之远,然后被云澈狠狠的按入了身前的石碑之上!……

云澈的身后,整整百丈长的沟渠布满鲜血,夏倾月脚下的石碑鲜血顺着裂纹如水流一般流淌而下!

夏倾月的口中鲜血狂流不直,但却发不出一丝一毫的声音,她看着云澈,手臂缓缓的伸出,她本就伤势极重,伸出的手掌慢慢的抚在了云澈的脸罩之上…

眼罩被夏倾月缓缓拿下,云澈那如魔鬼般扭曲的脸和如血般深红的眼睛尽数展现在夏倾月的面前,回想起曾经,云澈在她的面前总是那么多亲昵,如今却……

“咕噜…”夏倾月的口中一大口鲜血再次溢出,云澈的手掌不断收拢发出骨骼错位的声音,夏倾月的眼神越发的迷离,往日里的冷艳早已荡然无存,在看着现在的她给人一种凄凉之感,凄凉道让人心疼……

“…你…不配…”云澈此时缓缓开口,夏倾月的眼神,她的动作未曾让他有一丝一毫的心软!同时另一只手上黑暗玄力夹杂着绯红之炎凝聚成漆黑如墨般的利刃!

“…为人!”云澈右手的玄气利刃在这一刻猛然爆发,对着夏倾月的心脏直刺而去!!

“如此……也好……”夏倾月的心海轻念,死亡的气息越来越近,夏倾月缓缓的闭上双目,静静的等待着那只手掌穿过自己的胸膛,一颗晶莹的水滴顺着脸庞慢慢的…流淌而下…

良久,云澈终于开口,言语之中全是不可置信,眼前之人确实是沐玄音,手上传来的实质感让他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

“爹爹!”一声轻音让晕车整个身体都为之一振,眼前的少女不过十八年华,数年前的稚嫩早已消失,倾国倾城的容颜比之夏倾月都不输其艳……

“当年,劫天魔帝离去将乾坤刺交于了夏倾月…”沐玄音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以云澈如今的心性怎么会猜不出沐玄音接下来会说什么。

晕车身形离去,整个神界响起云澈的声音,顿时原本还在厮杀,掠夺的魔人全部大惊,身形全部消散在原地,唯恐超出了云澈的十息之限……

云澈对云无心的爱护非同一般,他怎么会让她看见自己如今这般样子,双色染血满身戾气,他逃也似的离开也在沐玄音的意料之中,毕竟当初自己都震惊了良久才回过神来……

良久,云澈终于开口,言语之中全是不可置信,眼前之人确实是沐玄音,手上传来的实质感让他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

“爹爹!”一声轻音让晕车整个身体都为之一振,眼前的少女不过十八年华,数年前的稚嫩早已消失,倾国倾城的容颜比之夏倾月都不输其艳……

“当年,劫天魔帝离去将乾坤刺交于了夏倾月…”沐玄音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以云澈如今的心性怎么会猜不出沐玄音接下来会说什么。

晕车身形离去,整个神界响起云澈的声音,顿时原本还在厮杀,掠夺的魔人全部大惊,身形全部消散在原地,唯恐超出了云澈的十息之限……

云澈对云无心的爱护非同一般,他怎么会让她看见自己如今这般样子,双色染血满身戾气,他逃也似的离开也在沐玄音的意料之中,毕竟当初自己都震惊了良久才回过神来……

良久,云澈终于开口,言语之中全是不可置信,眼前之人确实是沐玄音,手上传来的实质感让他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

“爹爹!”一声轻音让晕车整个身体都为之一振,眼前的少女不过十八年华,数年前的稚嫩早已消失,倾国倾城的容颜比之夏倾月都不输其艳……

“当年,劫天魔帝离去将乾坤刺交于了夏倾月…”沐玄音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以云澈如今的心性怎么会猜不出沐玄音接下来会说什么。

晕车身形离去,整个神界响起云澈的声音,顿时原本还在厮杀,掠夺的魔人全部大惊,身形全部消散在原地,唯恐超出了云澈的十息之限……

云澈对云无心的爱护非同一般,他怎么会让她看见自己如今这般样子,双色染血满身戾气,他逃也似的离开也在沐玄音的意料之中,毕竟当初自己都震惊了良久才回过神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