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珠宝家族内斗祸起一个“赘婿”

2022年1月18日 by 没有评论

曾经的霸道总裁、富豪、职业导师、人类高质量男性,沈东军现在却被扫地出门,会后他笑着说道: 很享受如今的闲暇,可以成为真正的钻石王老五。希望公司做得更好,自己作为股东也能获得更多分红。

随着通灵珠宝董事会决议上,沈东军递交书面辞职报告,前大舅哥马峻全票当选为新一任董事长,莱绅通灵实控人之争算是画了一个句号。

这个结局看起来还挺和谐的,我是说,如果忽略那些过程的话:亲人反目,司法举报,借助互联网和媒体互撕

曾经的霸道总裁、富豪、职业导师、人类高质量男性,现在却被扫地出门,短短几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的发迹是在认识妻子马峭之后开始的,岳父马崇仁是业内著名的珠宝玉石专家,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云南的翡翠市场叱咤风云,人送外号 翡翠王 。

显示,沈东军是南京大学博士后、澳门科技大学工商管理学博士、香港科技大学 EMBA。

曾任南京大学、东南大学等多所知名高校研究生导师,著有畅销管理书籍《组织智慧:21 世纪企业盛衰的秘密》。

这都是后来的事,年轻时的沈东军并没有读大学,中学毕业就出来打工,去了南京航空公司旗下一家旅行社负责票务工作。

九十年代中期,沈东军辞去了旅行社的工作,自己开了家柯达冲印店。可惜实在不怎么挣钱,沈东军觉得相比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不值得,心灰意冷下回归家庭当起了 全职煮夫 ,老老实实伺候每天上班的妻子。

后来或许是想开了,都是一家人,干嘛非要分什么你我,岳父的名头不用白不用。

沈东军很快拉来了大舅哥马峻,说服他一起开个珠宝店,并提出店要成最重要还是得老爷子马崇仁出山。

而老爷子就两孩子,都被沈东军拿下了,在他们轮番劝说下,最终还是答应担任店内的首席珠宝顾问。

1997 年,沈东军与马峻在南京湖南路 255 号天安大厦 7 楼的一个珠宝专柜租借了两截柜台,专卖翡翠玉石。

靠着大力宣传老爷子的名头,同时还有老爷子 掌眼 ,沈东军决定打价格战,直接把整个南京翡翠玉石拉到最低价。

靠着这一手,专柜开业不久,就有闻讯来的江苏、上海人抢购,甚至连行内人都忍不住来 抄底 。

有一天,柜台被人贴了个纸条: 滚出珠宝一条街 。马峻想报警,但沈东军却拦了下来,不仅不报警,还打电话找来熟悉的媒体朋友报道此事。

不过,同行还是放出狠话,如果沈东军还是这么低价卖玉石,那么他将没有好果子吃。

1999 年,沈东军和马峻以分别持股 50% 的形式成立了江苏通灵珠宝有限公司,改为主营钻石。

钻石,玉石,虽然只差了一个字,但前者渠道简单,卖的是品牌价值,和玉石早已成型的利益结构不同,钻石能卖多少,完全看你能赋予多大的价值。

全球钻石珠宝品牌戴比尔斯能靠一句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把爱情和钻石牢牢绑定,说到底还是看你能怎么吹。

2001 年,沈东军提出 通灵珠宝——比利时优质切工钻石 概念,自此把比利时和通灵珠宝牢牢捆绑在了一起。

而所谓的优质切工,就是把传统钻石 57 个切面变成 87 个切面,并且把这个定义为钻石火彩,意思是这种钻石反射的光跟火似的。

趁热打铁,他接着又提出一个 为下一代珍藏 的概念,主打一个保值和家庭间的情感传递。

广告做得勤,生意自然行,通灵珠宝很快成为当时江苏市场的第一珠宝品牌,并且开始在全国 20 多个城市建立起连锁销售终端,营业额从数千万很快增长到上亿元。

光 保值 传承 切工好 这些概念还不够,沈东军接着加 buff,下一个就是 高端 。

沈东军先是把公司名字改成 TESIRO 通灵 ,随后又砸钱成为柏林电影节官方合作伙伴,为红毯明星打造一个 蓝色火焰 系列,像什么乌玛 · 瑟曼、安迪 · 麦克道尔、章子怡都戴这个。

同时花大价钱在媒体疯狂造势,电视,报纸 尤其是《杨子晚报》,长期投放半版广告。

那一年,通灵珠宝销量上涨了 30%,尝到甜头的沈东军决定把高端这个概念玩到极致。

那就接着加 buff,这次沈东军瞄准了 皇室 ,把那句 为下一代珍藏 改成了 王室珍爱,为下一代珍藏 。

讲述了一个比利时玛蒂尔德王后与现任国王的爱情故事,并把这个故事赋予在 皇家博物馆 和 王后 两大系列产品上。

2015 年,沈东军在社交平台晒了图,图片里,是比利时王室正给他授勋。沈东军解释这是比利时王室为感谢他对比利时钻石业的积极推广,才授予他 利奥波德军官级国王勋章 ,这是中国商人第一次得这个勋章。

src=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反正靠着 蓝色火焰 王后 和 皇家博物馆 这个三个爆款产品,通灵珠宝一跃成为行业霸主,年营收 16.51 亿,归母净利润 2.21 亿。

2016 年 11 月 23 日,顶着 沪市珠宝 IPO 第一股 的光环,通灵珠宝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市值一度超过 50 亿。

故事如果就结束在这,或许还能被称为一个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的爽文故事。

大部分人知道沈东军和通灵珠宝,其实还是因为他参加的那些综艺节目和参演以及投资的那些电视剧。

黑框眼镜和眯眼笑的招牌式形象,《非你莫属》里开出天价薪酬,《老板变形记》里提出茶叶包销扶贫对策,《克拉恋人》里客串 孙总 帅气多金

这些无疑都极大地提高了他个人的知名度和公司形象,但同时也极度膨胀了他对公司和家庭的控制欲。

用大舅哥马峻的话来说就是, 作为创始股东,其实我们一直都是让着他(沈东军)的,很多事情他抛头露面就 OK 了,我们在后面做无名英雄也无所谓。

2017 年,沈东军决定收购比利时一家叫 Leysen 的百年珠宝品牌,并把公司名字改为 Leysen 莱绅通灵 ,彻底坐实 欧洲百年王室珠宝 这个品牌概念。

这个决定遭到了马家和高管团队一致反对,他们觉得放弃原有的通灵珠宝知名度去追逐洋品牌,这不是疯了吗?

通灵珠宝短期确实可以保持利润增长,可长期看,因为缺乏核心竞争力,早晚会没落。而高端奢侈品最核心的竞争力其实就是 血统 ,那些国际大牌争来争去就是比谁 血统 更纯,历史更久。

而通灵珠宝最大的硬伤,就是 血统 不正,但是只要把 Leysen 的 贵族血统 嫁接过来,弄个新品牌,这个短板就补上了。

而这个核心竞争力就是高端奢侈品的 血统论 ,国际著名珠宝品牌彼此竞争,比的就是看谁的 血统 更正宗,更历史悠久。

先不管这个理论正不正确,这套血统论怎么越听越像他自己的发家故事

公司股价似乎要像沈东军说的那样发展下去,2018 年 1 月,莱绅通灵股价达到了 32.6 元,市值超过 111 亿元。

可惜,改名不改命,在经历了短暂的一段业绩和利润上涨后,莱绅通灵营收规模和业绩不断下滑,股价持续震荡走低。

2018 年开始,董秘、公司副总裁,监事会主席、CFO 等高管相继辞职,其中董秘换了四轮

后来面对媒体采访,马峻说道:2018 年的时候,他也迫不及待的想踢我们走,我们其实也就走了,也无所谓,放权给你。

而沈东军发妻马峭也同样怨言颇多: 他的待人处事那些方式,我很不能接受。我们公司有很多元老,帮着我们一起开创公司打天下的,自从公司上了市以后,他就开始清除这些人了。他是一个复仇性特别重的人,只要离开公司的人,他就把人家全部清除掉,为人处世很难看。

如果说这些公司人事变动还只是体现沈东军在权力斗争里的强势,那马峭之后提出的离婚则是给了沈东军致命一击。

怎么说呢,如果马峭说的情况属实,这都不是生活作风出了问题,这是出了大问题。

马峭是这么说的: 在公司那个时候(沈东军)就很多情人,他的很多助理都是他的情人,特别多,公司现在我都数不过来。其中他还有一个私生子的,私生子小孩已经 18 岁了,在我儿子 2 岁的时候,他私生子就比我儿子小两岁,我儿子现在 20 岁,那个人也是我们公司的,我后来发现了这些事情。

我曾经也想过不离婚的,但是自从公司上了市以后,他搞影视公司以后,他这些所作所为我实在是不能接受了。

还有知情人透露,2009 年的时候沈东军就借着柏林电影节的机会,带着女秘书畅游欧洲,当时整个公司就议论纷纷。

而马峭脱离公司已经很长时间,因为孩子的出生,沈东军让马峭安心在家当个全职太太。

马峭还说,2009 年沈东军就在保证书上签过字的,承诺断绝与其他女子的男女关系,可到头来,他也没做到。

按照通灵珠宝的股权结构,沈东军持有占公司总股本的 31.16%,马峻、蔄毅泽分别直接持有公司股份的 25.13% 和 5.55%。沈东军、马峻控制的南京传世美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公司股份的 2.18%。

当时来看,如果马峭与沈东军离婚,将会平分那 31.16%,公司实控人自然落入马家之手。

据马峻透露,沈东军本来是要给马峭一笔钱,以换取她放弃对公司股权的要求,但是遭到后者的拒绝。

2020 年 7 月,莱绅通灵表示通过自查,发现公司在 2005 年至 2015 年期间内与供应商的交易中,进货金额与付款金额存在较大差异,因此怀疑董事马峻、董事蔄毅泽侵占公司财产,涉嫌职务侵占。

为维护公司及全体股东的利益,公司于 2020 年 11 月 20 日向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进行了报案。

2021 年 1 月 8 日,莱绅通灵董事会会议上,董事马峻、蔄毅泽质疑沈东军履职不力,对其再次担任总裁投下反对票。

2021 年 1 月 20 日,莱绅通灵收到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不予立案通知书》,内容指出,上市公司于 2020 年 11 月 20 日提出控告的马峻等人涉嫌职务侵占、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挪用资金等,经审查认为无犯罪事实。

2021 年 7 月,南京法院对马峭沈东军离婚案作出的一审判决,准予原告马峭与被告沈东军离婚;被告沈东军持有的莱绅通灵 31.16% 的公司股权由原告马峭、被告沈东军各分得 15.58%。

同年 11 月 26 日,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且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恼羞成怒的沈东军在 12 月 4 日下午,在微博发表长文,说自己对于法院草率地平分股权不服,甚至还嘲讽起了南京法院。

2006 年,彭宇案件让南京法院名声大噪,今天南京法院对我这个案件的判决,也将开启对如此判决上市公司控制人股权是否恰当的讨论。即便遭遇如此不公平的对待,自己将继续为公司和广大投资者继续努力奋斗。

2022 年 1 月 10 日下午,位于南京市花神大道的莱绅通灵总部恢复了少有的热闹,股东大会将要开始了。

其实马峻在成了实控人第一时间就准备召开股东大会改组公司董事会了,只是被董事会和监事会驳回。无奈之下,马峻只好根据《公司章程》以大股东身份自行召集和主持莱绅通灵 2022 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

会议上,沈东军临时希望发表观点,不过马峻以 与本次股东大会议案没有关系 为理由,打断了沈东军的发言。

会议结果也在大家的预料之中,马峻提名的三名独董中两人顺利当选,补选的一名非独立董事也过关,就此,他在董事会掌握了绝对话语权。

他笑着说道: 很享受如今的闲暇,可以成为真正的钻石王老五。希望公司做得更好,自己作为股东也能获得更多分红。

《董事长 天价 离婚案落幕:沈东军败诉,莱绅通灵控制权变更》 国际金融报

碳中和日报(Carbon neutral daily),深度观察碳中和行业,提供有投资价值的资讯信息。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