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少女一如当年模样:粉嫩的玉足晶莹剔透,如玉雕琢。纤柔雪白的小腿从一件鲜红色的长裙下显露出来,伴随着裙摆的轻微摆动,若隐若现的曼妙身段为这个看似年幼的少女平添上一丝妩媚。

可当视线上移,少女似乎又变得陌生起来,精致漂亮的容貌一如当年,可那深邃的眼眸仿佛能够吞噬一切。那标志性的艳红长发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如墨的长发,冰冷而又幽静。

他想要紧紧抱住茉莉,想要向她诉诸他的思念,想要弥补他们间失去的宝贵的时间。

茉莉轻轻一抬手,狰狞恐怖的邪婴万劫轮便出现在了她的手中,面对曾经朝夕相处,彼此深爱的云澈,她挥动了手中的魔轮。

云澈的右臂被整条斩下,艳红的血液倾泻而出,漆黑的魔气粘粘在伤口上,不断向着他的身体侵蚀着。

魔毒也开始发挥作用,痛苦转瞬即至,仿佛无数地狱的恶犬撕咬着他的肉体,又像地狱的熔炉炙烤他的灵魂。哪怕短短一瞬,都可让神主十级的至尊跪地求饶。

面对这样的折磨,云澈却仍然面不改色。他强忍着痛苦,缓慢而又坚定地一步步走向茉莉,他向前伸出了仅剩的左手,轻轻呼唤着她的名字,亦如当年他追逐茉莉的身影。

茉莉的神情也终于出现了些许变化,痛苦,悲伤,但最后,又回到了最开始的冷漠。

“卑贱的人类,再向前靠近,等待着你的只会是死亡与无尽的折磨。”茉莉冰冷的声音中,透露了最后的警告。

“云澈,她身上附着着强烈的黑暗气息,她已经不是你熟悉的茉莉,她已经变成了邪婴,再靠近她,你必会身陨!”

“笨蛋,**!你是嫌自己命长还是没有脑子?她已经是邪婴了,你这样上去送死会改变什么!”影儿更是激动无比,身上的气息无比紊乱,眉宇间全是担忧和恐慌,眼看着就要亲自出手把云澈抓回来了。

“沐玄音,你是疯了吗?你要看着你最爱的男人上去送死吗?你要是神经也错乱了就别拉着我一起,我可舍不得!”

沐玄音没有看向影儿,她望向云澈的背影,脑海中浮现出了那几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星神界中以身阻挡献祭仪式的云澈,众多神帝前用性命护云澈周全的自己……

鲜血一滴滴地落下,但已变得漆黑如墨,魔毒的侵蚀越来越深,痛苦也在不断加剧。仿佛身体每个细胞都遭受着世界上最残忍的酷刑,连意志已经无比强大的云澈都无法忍受,煞白的脸扭曲地痉挛着,浑身不断颤抖,豆大的汗滴瞬间浸湿了衣裳,但他仍然没有止步,仍然缓慢但又坚定地向前走着。

那一滴滴如墨的鲜血,仿佛一把把锐利的匕首,一刀一刀刺进她的心里。一想到云澈可能会离她远去,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个梵帝神界的新王,神界中最有权势的女帝,竟像一个年幼的女孩,跪在地上啜泣着。

遮脸的面罩不知何去,泪滴不断顺着神界上最完美的脸颊滑落,眼睛周围微微泛红。不同于以往的娇柔妩媚,此时的影儿变得温婉可人,让人不禁想要好好怜惜。

无数的呼唤与思念,也没能拖住云澈前进的脚步,亦如当年他强闯星神界那般。他只是不断向前追逐着茉莉的身影,只给他人留下一个越来越远的背影。

“茉莉……你还记得吗……当初在星神界……我即将命陨之时……我曾经问你……若有来世……我们还会再见面吗……”一边回忆着,云澈的嘴角露出微笑“你当时的回答是……无论我是人是魔……你都会找到我……所以……我对你的回答……也是一样的。不论你是人是魔……你都永远是……我的茉莉……我最爱的……茉莉……”

面对云澈咫尺的距离,茉莉的心神开始出现了动摇。无数混沌的,模糊的记忆突然冲向她的脑海,既熟悉亲切,却又陌生无比。茉莉头疼欲裂,心中也产生了恐惧。“我是谁,我究竟是谁。”

恐惧,悲伤,疑惑,愤怒……无数情感在茉莉的内心发酵,最终聚集成风暴。她再也忍受不住这些感情带给她的煎熬,她要从源头上解决带给她困扰的男人,那个一直叫她“茉莉”的古怪男人。

暗黑元素开始凝集,茉莉抬起右手,以雷霆之势向前攻击,强大的威力带起了无数的元素风暴,云澈却不打算躲闪,转瞬间,茉莉娇嫩的小手轻而易举地贯穿了云澈的胸口,无数鲜红的血液如瀑飞出,将茉莉和云澈都溅成了一个血人。

感受到来自胸口的剧烈痛苦,感受着自己生命力的飞速流逝,云澈还是没有停下,他强行驱动着自己的身体,缓慢坚定地向前走去,身后,留下一片长长的血渍。

看着眼前的云澈,茉莉彻底慌了:他究竟是谁,为什么我都打穿他胸口了,他还是要靠近我?他要做什么?他跟那些裂痕外的魔神一样,是要来杀掉我的吗?

终于,云澈来到了茉莉的面前。面对眼前的男子,茉莉因为恐慌,一时竟忘记出手,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云澈看着眼前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孩,轻轻弯下身子,将双手环过茉莉盈盈一握的蛮腰,用力将她拥进自己的怀中。

感受着云澈灼热的心跳,呼吸着曾经十分熟悉的气息,茉莉的脑海中模糊的记忆逐渐清晰,曾经的一幕幕,开始浮现。

魔窟中,他忍受着令人绝望的痛苦,拼尽全力,差点把命交代在幽冥花丛中,就只是为了给我重塑身体。傻瓜,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

到神界后,我本来已经下定决心再也不见他。可他却总是不依不饶地要找到我,为了能够让我知道他的消息,甚至拼上性命获得了玄神大会的第一名。傻瓜,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

在我打算接受自己的命运后,又是他,他拼尽一切,耗尽生命,就仅仅是怕我孤独,为了在黄泉路上与我做伴。明明他还要那么多牵挂的亲人,那么多美丽的妻子,他却还是要为了我付出一切。傻瓜,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

茉莉眼中没有了迷茫,冰冷也缓缓褪去,只剩下了坚定与泪水。她张开双臂,用力回抱着云澈。

在皎洁的月光下,历经磨难的二人终于再次相逢,他们用力拥抱着彼此,贪婪地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每一丝温暖,唯恐对方会消失不见。

这时,异变发生。泼洒在茉莉身上的血液突然闪耀出炫目的光芒,茉莉身上的黑暗气息缓缓被吞噬。不一会儿,血液干枯,茉莉的外表,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如瀑的红色长发,炫目娇媚的艳红瞳孔,华丽的红色长裙,“邪婴”的气息消失殆尽,只剩下茉莉,血染的茉莉。

望着一如当年初见的茉莉,云澈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眼泪喷涌而出。他急切想要向茉莉诉说,诉说自己这些年来的思念,诉说自己对她的爱意,诉说两人失去的那段时间……

话还未出口,回应云澈的,是一个小巧的樱桃红唇。二人的舌头轻轻交织着,金律玉液伴随着血液的腥气和泪滴的微咸,一起调配出这个世间最让人心醉的美酒。

所以说!茉莉最后的boss就太没看点了!深渊不配,茉莉不像。新手村重要且戏份多:夏倾月,小姑妈,夏元霸。夏倾月小姑妈公众号说过不是。就这没说吧,新手村的地雷,云澈被加入圣驱,小姑妈始祖神轮回,夏倾月始祖神创造,夏元霸莫名来的霸皇神脉不奇怪吗(第一世没有)。第二世小姑妈体内始祖神修改命运轮回,云澈加入圣驱,创造夏倾月,铜镜中夏弘毅无变化,夏元霸变成了拥有霸皇神脉的怪咖。还有之前的种种暗示,最终boss可想而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