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你买的药那么贵是因为“这些人”吃了好处!

2022年7月13日 by 没有评论

在大城市的医院里,长期存在一些不看病的“特殊患者”,他们不仅和医生熟悉,而且神通广大,能和医生进行某种交易。他们究竟是什么人,与医生之间存在什么样的利益呢?

上海某知名医院每年的门诊量超过400万人次,在国内享有很高的声誉。这家医院几乎每天都有上百个“特殊患者”前来就诊。这些所谓的“患者”手中都没有病历,出现的时间也有一定的规律,一般都是医生中午或下午下班前1个小时左右。更为奇怪的是,这些所谓的“患者”在1个小时内,要进两三个诊室。很显然,这种现象极为不正常。记者注意到,这些所谓的“特殊患者”互相都比较熟悉,对不认识的人都保持高度警惕,只有在诊室没有患者情况下才进入,而且还要把门反锁上。

原来,这群所谓的“患者”其实就是医药代表。这名医院保洁人员透露,这些医药代表除了向医生推销药品,还和医生有“私事”要做。但对于是什么“私事”,这名保洁人员不愿多说。

虽然已经是下班时间,诊室里也没有患者,但是医生并没有离开。除了医生,诊室里还聚集了十几个医药代表。这些医药代表无一例外都在和医生聊着用药量的话题。除了普通门诊,各专家门诊也有不少医药代表出入,谈论的同样是医生用药量的话题。

统计医院各科室的实际用药情况在业内称为“统方”,也就是核算每名医生一个月的用药量。

医药代表和医生谈“私事”时一般都不允许其他人在场,显得很神秘,至于谈什么“私事”,都不愿多说,但很显然是一种交易。

医药代表当时要购买的这款手机市场价在5000块钱左右,泌尿科专家门诊的这名医生,竟然声称一个月内通过开处方药,就能帮医药代表赚到买手机的钱。

医生开出处方后,只要患者购买了药品,医药代表就能获取近10%左右的提成。这也就是医药代表几乎天天往医院跑,希望医生多开药的重要原因。

150盒, 虽然写的是10块/盒,但我是给你的12块/盒的价格(回扣)。

也就是说,医生开出一盒药,就能得到12块钱的药品回扣,这名医生一个月开了150盒,就收到了1800块钱的药品回扣。而这仅仅是一种药品的回扣金额。

记者历经8个多月,对上海市四家医院的近百名医药代表进行了跟踪调查,发现这些医药代表进入诊室后,几乎都做了同一件事,送信封给医生。其中,这名医药代表在不到1个小时的时间内,给三名医生送信封。

这名医药代表介绍,他代理的一种治疗过敏性鼻炎的药品标价是129元,给医生的回扣是45元。也就是说,药品回扣占到了药品价格的35%左右。

其实,这么高比例的药品回扣返给医生,并不仅仅在上海发生。记者随后又来到湖南长沙进行调查,在长沙的一家知名医院,一名医药代表向记者透露,他们返给医生的药品回扣,比例高的也在40%左右。

据业内人士透露,药品的中标价越高,回扣的空间就越大,就越能激励医生多开处方,药品的销量也就越高。药品的回扣一般至少要在中标价的20%以上,才能保证有一定的销量。

据医药代表介绍介绍,医院药品采购目录里有两种药,这两种药都是用于治疗同一种疾病,一种零售价20多元每盒的药品回扣5元,比例为25%;另一种30多元每盒的药品回扣只有4元,比例为13%。相比较而言,医生一般只开回扣比例高、金额大的药品。

安徽省太和县是全国最大的药品集散地,在这里可以买到国内外4000多家药厂生产的25000多种药品。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里销售的药品价格远远低于一些大城市医院的中标价。

这名医药公司负责人还向记者提供了一些药品价格目录。记者注意到,这些用于心脑血管、抗感染等疾病治疗的常用药品,上海市药品中标价一般是市场批发价的5倍左右,最高的超过了10倍。

医药代表和医生之间的药品回扣现象令人触目惊心,部分药品的中标价与市场价相比高得离谱。药价虚高,不但加重了患者的药费负担,也让政府的医保资金不堪重负。专家认为,药品回扣这一顽疾,问题表现在流通领域的“药”,其根源却在“医”。

国家卫计委发布的《2015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国医疗总费用中,门诊药费占48.3%,住院药费占36.9%,而英美等发达国家药费占比仅为10%左右,我国药品降价还有较大空间。

要遏止药价高回扣问题,固然对医药代表、收受回扣的医生等按行贿受贿罪等依法处理。但就央视曝光的情况看,根本上还是要拿虚高药价招标开刀。这或可从几个方面着手。

首先,建立招标药品价格的严格比对机制。时下很多地方的药品集中招标,屡屡成为虚高药价的“集散地”,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缺乏必要的市场价格比对机制:掩耳盗铃般地发布一个招标公告,吸引或邀请一些人参与招标,美其名曰竞价中标,却单看所谓的初始报价和最终的中标价,就认为这就是最低最优价,很难有效地与市场同类同种药价结合。因此遏止虚高药品招标,要建立明确的药品市场比对方式方法。

其次,健全药品招标尤其是中标药品信息透明机制。严格实施“互联网+药品招标价”模式,地方必须把药品招标中标药品的价格在互联网公布,不但让组织招标者切实履职履责,发挥药品价格的事前事中监督作用,也最大限度地发挥社会和网络的事后监督作用,让药品招标黑幕无处藏身。

还有,建立虚高招标药价社会举报和奖励机制。对于网络公布的虚高中标药价或实际中发现的虚高中标药价,要明确丰厚的举报奖励制度,如按中标价与市场差价的一定比例,对举报且经调查属实的举报者给予及时有效的奖励。对因此带给患者的损失,由招标组织的责任者或单位等担负补偿,增加失职失责者的违规成本。

完善药品招标倒追严惩机制,也不可或缺。对于地方集中招标采购的虚高价格药品,相关的组织招标者必须及时有效和合理说明高价中标的原因;若不能够及时有效说明或不说明,就该倒查,有问题的,按失职渎职等追责。

医生药品收受高回扣,损害了患者利益,更让“药品零加成”对患者家庭负担减轻的医改政策效果大打折扣。本来破除“以药养医”是好事,可若虚高招标下的高回扣成为通行“潜规则”,那明面上的“零加成”还会通过暗地里的“高回扣”方式得以“找补”。

药价近半成回扣,不但是医德问题、腐败问题、涉嫌违法问题,更是对医疗领域改革顺利开展的掣肘,性质不可谓不严重。对有关方面而言,也该叫人痛下决心,拿虚高招标“开刀”,对药品招标采购机制多些约束,让其切实发挥降药价的作用,而不是削减医改效果。

冰杉来客:趋利是本能,要用制度来制约,设计好的制度需要智慧,也需要情怀。

浦肯野氏:小编,不是所有的医院,医生都是这样的,这样又要有多少人开始骂医生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