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蓝极星外,沐玄音为护云澈而死……更不惜冒着很可能将整个吟雪界都连累葬送的后果。

亲眼见证过这一幕的人,从那时起,或许便很难再认为他们只是单纯的师徒之系。

帝云城下众皆惊然,但太过沉重的威压之下,他们无一人发出异音……如今,诸天万界,世间万灵皆在云澈脚下,一切规则他都可重新制定,别说只是师徒,纵然跨越伦理,又有谁敢妄言半字。

“果然啊。”沐坦之感叹着念道。此刻联想当年沐玄音的种种异状,已是变得顺理成章。

沐涣之一把将沐坦之的手打开,依旧满脸愤愤:“不是说宗主冰凰封神典修至极致,已是冰心封情了么,怎么居然会……”

帝云城上,沐冰云悄然看了姐姐一眼……周围虽然一片静寂,但下方众界王的剧烈魂悸清晰传来,但沐玄音眸似冰潭,就连身周缓漾的冰尘都没有丝毫的动荡。

“……于四神域所有上位星界、中位星界、下位星界设立‘维序署’,管控诸界之序。”

“封苍释天为维序者总统领,总驭神界维序者……四神域各设副统:东域琉光界太上界王水千珩;西域青龙神侍青若;南域苍释天兼任;北域侍妃玉舞……”

“维序者直属云帝与帝后统御,不受任何他人调度。各大王界界王与维序者互为督监,维序者逆序,罪加一等!”

神界上下鸦雀无声,“维序署”与“维序者”的存在,无疑让无数玄者……尤其是上位者的内心如覆万钧之重。

虽然麒天理所叙的只是简短几语,但从云帝脚下层层辐射,最终延伸至下位星界的维序者,毫无疑问,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将神界的每一个角落,都死死捏控于云帝的手中。

“……黑暗玄力同为玄力分支,无分善恶高下。不得无故歧视、驱逐、伤害黑暗玄者……黑暗玄者亦需释下怨念,若无故伤害他族,视为同罪。”

云澈为三域所叛,携北域覆世归来……毫无疑问,三域玄者最为担心和恐惧的,便是云澈,以及北神域的报复。

尤其是后者,整整百万年的囚笼,积压的无疑是百万年的怨恨。而作为胜利者,云澈只需一句话,他们的地位,将就此凌驾三域之上;作为被迫臣服者,他们将就此被踩踏……就如他们对北域玄者百万年的压迫。

但残暴的魔主,竟是给予了他们平等的地位,甚至主动压下了他们急欲发泄的怨恨。

积累百万年的仇恨,本无法可解……除非,是引领他们破开囚笼,逆转命运的魔主。

他们心中激动之余,不可遏制的生出些许感激之情。与之相对的,维序者的设立,竟一下子变得不再那么难以接受。

“木灵为当世至纯至净之灵,其存在为远古创世神之恩赐。猎杀木灵,为天地所不容之恶行!无论何人犯之,皆为死罪!并祸及宗族……纵神帝犯之,亦必诛杀!”

神帝犯之,亦必诛杀;属地有犯,追责界王……这何止是严苛,完全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残酷境地。

以往,神界一直都有禁止猎杀木灵的禁令。但,木灵一族的命运如何,云澈看得太过清楚……

木灵王族仅剩的血脉,禾霖和禾菱……前者拯救了他的性命,并将眼泪永恒留在了他的心底,后者甘化毒灵随他一生,陪伴他从神子到深渊,从深渊到云端……

“……身为神界玄者,不得仗神道修为凌欺下界。任何宗门、玄者无论出于何种理由前往下界星界星球,皆需向维序署报备!”

“立焚道启为焚月神界新帝……立阎舞为阎魔界新帝,统御阎魔界与御下诸界……追封阎天枭为魔烈阎帝,于帝云城魔烈大殿置其灵位,其后世百代将受大帝直接庇护,若犯重罪,皆可免死。”

东寒国本是东墟界一个并不起眼的小国,这些年,其国力并无什么变动,但其地位,却陡然高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

如今,幽墟五界,乃至周边几乎所有中位、上位星界,已是无人不晓东寒国之名。

尤其近几月,已不知有多少强者前来专程拜访,其中不乏一方霸主甚至界王级人物。面对这个往日根本不屑一顾,听都没听说过的小国,却都是携重礼前来,个个礼数有加、

耳边是麒麟帝的帝音,画面则是定格在云澈身上,随着一道又一道的帝令颁布,天色开始暗下,这场无视以往传统礼法的封帝大典,似乎已开始接近尾声。

东寒国主悄然走近,他淡淡侧眸,道:“去吧,走出这里,前往南神域。纵然遥不可及,至少,也该有踏出这一步的勇气。我不希望我们北神域终于脱离了牢笼,我的女儿却又深陷另一个牢笼。”

合上眼眸,东方寒薇轻轻的摇头,她没有说话,只是拢在胸前的玉手更加紧了几分。微错的玉指之间,隐约可见一枚纯白的玉扣。

多年之后,东方寒薇顺理成章的承过王位,成为东寒国主。此后励精图治,凝心东寒,借助云澈留下的余威,让东寒国从一介小国真正成为雄霸一方的大国。

而所有东寒国民都知道,国主的颈间,一直都佩戴着一枚纯白的玉扣。玉质平凡,全然不配她的国主身份,但她从未离身,无论何年何月,何地何境。

许多年后,她寿终正寝,气息离散之时,玉扣也随之崩裂。里面唯有一根长长的黑色发丝……

云澈那睥睨天地的冰冷眼神死死定格入所有神界玄者的灵魂之中,而当投影渐灭,这场大典……更准确的说是大帝昭告落幕之时,众人才开始发现,他们所在的星界,早已存在着数个维序署。

云帝的“爪牙”究竟已伸及到了何等地步,无人敢臆测。他们只知道,自今日开始,必须牢牢铭记新生神界的所有规则……因为那将是最基础的生存法则。

其实,“爪牙”深至何地,云澈自己都并不清楚。一切都是池妩仸在操纵。而池妩仸纵然有着通天之能,也不可能在短短半年时间内,将三神域的所有星界都完控于一张大网之中。

但,那在各大星界“不经意”显露的表象,足以给本就承受着黑暗重压的三神域再度覆上一层沉重的威慑。

随着维序者队伍的逐渐壮大,大网真正成型之时,神界便将彻彻底底的完控于云澈与池妩仸手中。

而对于池妩仸,她不会允许世上出现任何威胁到云澈的存在……哪怕只是微小的可能性。

也就意味着,从今之后,四方神域诞生的那些足以耀世的天才,都将落入池妩仸的魔眸之中。

云澈的封帝仪式并无庆典,但各方界王归界之后,一些星界开始大庆大赦,且场面宏大之极,仿佛迎来新生的绝不止是北神域。

一方如此,其他星界岂敢落后……一时间,三神域万界大庆,场面一个比一个夸张,声势更是浩大到唯恐天下不知。

云澈的救世之名在各星界被反复传颂,那些被灭的王界皆成为祸世的罪界,曾经被万灵敬仰的宙天神帝成为了当代神界最大的罪人,就连曾俯傲天下的至尊龙皇,都成为了被云帝制裁,被诸界唾弃的恶龙。

风声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便可以产生如此的剧变……难以想象,多年之后神界编年史所记载下的,会是怎样的一段历史。

帝云城上,他的身影向整个神界降下无匹的帝王威凌时,那双幽冷的眼睛所注视的,始终是蓝极星的方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