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澈缓缓迈步,走过一众神帝膝前,最终停步于浮空城畔,冷然俯视着无止无尽的诸天万域。

麒麟帝麒天理垂首应声,缓缓起身向前,随着他双臂抬起,安寂的天穹之上,忽然铺开一片浅灰色的文字,虽为暗色,却字字玄光耀目,并释放着摄魂的天威。

麒麟帝神色肃然,苍老的声音携着震荡万里的浑厚帝威:“魔主云澈,岁三十余七,生身下界,得邪神之传承,劫天魔帝之遗,远古龙神之赐……其尊凌于万生,其威凌于天地,其位凌于天道……”

“……曾救世于绯红之劫,被尊为救世神子……拯北神域于枷锁,碎不公之法则,灭万死之罪族。然,虽为诸世所伤所叛,却终是心若万沧,赐天地于宽恕,赦诸界万灵之死罪……”

麒天理如今为西神域最强神帝,其音穿透层层星域,几乎要覆没整个南神域。又经由无数投影,响彻神域四域所有空间。

这场封帝大典,在东西南北四神域都布下了无数的投影,四神域几乎任何区域都可清晰无比的看到。

吟雪界寒风暂隐,落雪无声,数不清的冰凰弟子、吟雪玄者跪拜于投影之下,四分激动,六分恍惚,看着立于帝云城之上,与一众王界平齐的冰凰神宗,他们直至今时,都犹在梦中。

当年云澈以冰凰弟子之身,登顶玄神大会封神之战的首位。他们以为这已是足以光耀冰凰神宗千世的殊荣。

“我们没有,但宗主有。”沐涣之深深叹道:“一剑断绯灭……如今神界,云澈之下,当以我们宗主为第一人。以宗主之尊,立身何处,何处便有资格为王界。”

他转过身,看着后方一众年轻的冰凰弟子:“沐于宗主的神芒之下,我们也当……比以往更努力百倍千倍,方不负此荣!”

沐妃雪玉颜依旧那般绝美而静谧,在一众难抑激动的冰凰弟子之中,宛若一朵卓然而绽的冰寒雪莲。

她目视着投影,冰眸中清晰映着云澈的身影,而除了这个身影,便再无其他……不为他封帝而欣喜,不为吟雪界命运剧变而悸动。

她总是喜欢这么远远的,静静的看着他……吟雪界的云澈,玄神大会的云澈,成为魔主的云澈,踏天封帝的云澈……

仿佛他的身影早已固化入她的生命之中,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都无法淡薄,无法抹去。

曾经的沐涣之,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相信,这样的事,竟会出现在他清冷到几乎冻结感情的孙女身上。

朱雀、凤凰、金乌,三宗玄者都聚于投影之前,见证着神界第一个真正霸主的诞生。只是,他们的神情大都愁云惨淡,忧心忡忡。

火破云在吟雪界险被云澈处决之事,炎神三宗虽全力压制,但依旧在不久后扩散的人尽皆知。

东域众上位星界在魔威之下尽数屈膝于云澈身前,以获星界和己命的苟生……却未包括他们炎神界的界王。

今日封帝大典,不可违逆的大势之下,身为上位星界,无一敢有半点怠慢……但,炎神三宗主焱万苍、炎绝海、火如烈苦劝数月,火破云依旧未有前往。

炎神界因火破云而从中位星界跻身上位星界……但这般荣耀,在如今已魔威遮天的云澈手中,不过弹指便可彻底湮灭。

高高的楼阁之上,一个女子沐浴着轻风,双眸怔视着投影中的画面,她一身紫裙,修长的身姿尽显妖娆风华。娇美的唇角微微带笑,眸光似迷似痴,不忍瞬离。

“当年那个为了一个木灵而不惜只身对抗整个黑魂宗的男子……即使身染黑暗,即使被诸世追杀,我也从不相信他会是一个恶人,更不相信他会成为一个真正的魔鬼。”

轻念间,她的身后,一个中年男子缓缓走近,稍加犹豫,叹道:“颜儿,虽短暂而浅薄,但当年,你曾真实的与他并肩,公开这件事,对我们而言,会是一个莫大的助力和庇护。”

纪如颜却是轻轻摇头,眼眸在浅笑中逐渐朦胧:“那段太过明媚记忆,就让我就此珍藏吧。虚荣也好,利益也罢……我这个以逐利为天命的商人,却不想让它沾染一丝利益的杂尘。”

“他就是大恶人!所有人都说他是最可怕的恶魔,他还欺负姐姐……唔!唔唔!!”一向对姐姐格外依赖顺从的女孩却是用不大,但饱含怒气的稚声轻喊着。

你变得无情、残暴、可怕……他手上染了无数的鲜血,给无数的星界和生灵带去了噩梦和恐惧……

“……今不祭苍天,不拜厚土,不应天意,唯顺己之志,自立为诸天大帝,帝号‘邪云大帝’,更年号为‘云茉’。”

“始此云茉元年,诸天万界,皆为大帝踏下之地,天地万生,尽为大帝驭下之灵。”

“大帝曾救世于危难,亦会佑世于万古。顺者,将得大帝永恒之护庇,逆者,必尽皆抹杀于无痕!纵天地敢逆,亦将诛天灭地!”

神界亘古以来,下至凡界国主,上至王界神帝,加冕之时无不是当先祭拜天地,顺慰天道人心。

但云澈的封帝大典,却是不祭天地,不慰人心,甚至将自己的身姿置于天地之上,最后几语,更是将“顺者昌、逆者亡”无比赤裸的昭示天下。

不仅昭告他云澈已为神界历史第一大帝,亦告知天下他的大帝之尊非天命之赐,无需天地为证,无需万灵归心,无需过往所有规则礼法!

久久屈身俯首,再仰头之时,高空之上的那个男子身影似已在高不可及的云端之上。

神界百万年的历史,不要说王界,任何一方霸主的崛起,在足够的气运之上,都要漫长时间的积累。

而云澈,以堪堪半甲子之龄,踏足神界更是只有短短十几年时间,却彻底翻覆了神界足足百万年所固下的格局,更一统四域,凌压万界,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神界大帝。

麒麟帝忽然移身,立于帝云城畔,他手掌一甩,一道苍灰色的匹练直垂而下,铺开一片折射着天威神息的光幕。

“一旦刻下,便意为永世效忠,永无半步退路!忠者,得云帝庇佑安平,判者,罪同龙神南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