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界之中正在激荡翻腾的,是足以将整个神凰帝国都焚尽的凤凰火焰,炽烈的炎光纵然有结界隔绝,依旧将苍穹映得如染血一般。

凤炎在交缠中爆裂,随之是一声嘹亮撕空的凤鸣,随之炎海断开,一抹炎光远远飞出,随着她身上火焰的快速湮灭,现出了一个纤长曼妙的少女身姿。

她的前方,凤凰炎光亦随之而灭,现出一个绝美如仙幻的女子身影。她身上红衣沉下,雪手上的赤炎也缓缓而灭,唇角微倾起一抹足以瞬间迷离众生的浅笑:“很好。无心,自你心境转变后,这半年来凤凰颂世典进境神速,再过不久,便不需要我再教你什么了。”

话音刚落,灼风忽起,云无心明明已临近玄力枯竭,但身上的凤凰炎光依旧执拗的燃起:“师父,我……还能继续。”

“不!”云无心双手攥起,玉齿咬紧:“我只想……在他回来之后……可以更加用力的打他……越痛越好!”

凤雪児摇了摇头,她身姿缓移,走到云无心身前,似笑非笑道:“无心,你见到他的时候,肯定激动都来不及,哪还会舍得打他。既然已决定乖乖的等他回来,就不要这么难为自己了。毕竟后日,便是你的双十生辰。要是不慎把自己弄伤了,可是有好多人会心疼的。”

“师父,”凤雪児螓首抬起,忽然轻轻问道:“五年了,他还是没有回来。你……你真的……不怨他吗?”

云无心得到的回答,不带一丝的犹豫……轻柔的两个字,只有深蕴的担忧,却没有哪怕丁点的责怨。

凤雪児的回答,依然平静而轻柔,她徐徐说道:“因为有一点我很确信,不要说只是五年,哪怕百年,千年……他依然没有回来,那也只有可能是被不得已的事所牵绊,而绝不是抛下了我们。”

云无心怔了一怔,随之低声道:“娘是这样,师父也是这个样子……只要关系到父亲,你们……为什么就变得这么傻。”

凤雪児浅笑摇头,道:“他曾为了我,不惜将自己陷身太古玄舟……当年在龙神试炼之境,数月的时间,步步生死,但即使距离死亡只有半步之遥,他也不愿放开你的母亲。”

“世上所有的爱恨恩怨,都有着它的理由。你父亲是怎样的人,我和你娘都再清楚不过。你说我们傻,其实,在很多方面,你父亲才是这世上最傻的人……所以,也才有那么多的女子,甘愿为他一世倾心。”

“……”轻语之间,凤雪児的视线忽然变得模糊,一双绝美的凤眸快速浮起如梦一般朦胧的水雾。

“师父?”感知到师父忽然变得有些紊乱的气息,云无心有些愕然的抬头:“你……你又在担心他了吗?”

凤雪児柔夷无意识的伸出,握在了云无心的皓腕上,似乎想在迷蒙之中寻到一个真实的支撑。

依旧一身白衣,黑发如夜。眉似剑刻,但双眸却温和的仿佛能直接泌入心间,嘴角,是那一抹在面对她时,总是喜欢倾起的浅笑。

双脚真真实实的踏在蓝极星的土地上,视线中是凤雪児与云无心近在咫尺的身影,即使早已在心间预演过无数次这一刻的到来,灵魂的激荡,依旧强烈的随时濒临失控。

云澈手臂收拢,将云无心紧紧的拥在胸前……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的暖流,都毫不吝啬的涌入他的全身。

一息……两息……云无心忽然开始挣扎了起来,攥紧的双手在混乱锤动,伴随着口中同样混乱的呜咽。

终于,云无心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她双手停在了云澈腰间,螓首靠在他的胸前,混乱的呜咽化作了一声再无法压抑的痛哭……

而她这些年积压的所有情感都被这声痛哭引燃,她再没有了一丝挣扎的力量,全身彻底瘫在父亲胸前,放肆的嚎啕大哭起来。

这五年的担忧、牵挂、害怕、埋怨……化作疯狂涌落的琉璃玉珠,快速染湿着云澈的胸口。

如今的云无心,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稚气未脱的少女。身为云澈的独女,又有着神道的修为,她在蓝极星毫无疑问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为万灵所仰望与敬畏。

在家人面前,她温婉淡雅,在世人眼中,她如她母亲一般傲雪清冷,让人连远观,都生怕自己的目光有丁点亵渎。

曾经他的眼睛如浩瀚星夜,深邃而神秘,让她好奇与沉沦。而现在,他依旧漆黑的眼眸,却如星空中无止无尽的黑洞,只需一念,便可瞬间吸扯世间所有的灵魂。

心脏猛的剧痛了一下……她无法想象,这五年间究竟经历了什么,竟让他如此短的时间里如此剧变。

她恍然间,一只手已紧紧握住了她的皓腕。四眸相对,他的视线温软中带着深深的愧疚:“雪児,这些年……又让你们担心了。”

凤雪児轻轻摇头,美眸蒙雾,玉唇浅笑:“你平安回来,便胜过世间一切。爷爷……爹娘……我们……全都很好很好。”

“嗯……”云澈有些艰涩的应了一个字,然后努力掩下伴随的颤音。他手臂抬起,单手捧起云无心的脸颊,看着她已梨花带雨的玉颜,轻念道:“我的无心,也长大了。”

从出生到双十,女孩每一年都会有着无比美好的成长与变化,那是大自然赐予世间最美好的奇迹之一。

云无心脸儿完全哭花,就连身体都哭得近乎酥软虚脱,她明明有着一腔的怨气和愤怒,明明想着见到他时一定要用最大的力气狠狠打他一顿。

但,看着近在咫尺,抱着她不愿松开的父亲,她心里除了欢喜,除了止不住的大哭……便什么都没有了。

就连唇间好不容易溢出的呜咽,都不是预想太多次的怒音,而是他再次离开的恐惧。

“呜……嘁……”云无心用尽全力的想要止住抽泣:“你的保证……总是……不算数……”

“……”云澈心中一刺,他嘴唇颤动,看着云无心的眼睛,无比之轻的道:“再相信我一次,好吗?因为这一次,世上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逼我离开你们。”

“看来,我们来的果然有些多余。”池妩仸微笑淡淡:“团聚时刻,多两个多余的人未免有些煞风景。拜访的事情,还是留在无心生辰那日吧。”

“……”千叶影儿眉梢动了一下,显然刚刚回神。她冷冷道:“有的人视女儿如珍宝,有的人却可以弃之如敝履。人性这种东西,真是有趣。”

“更有趣的是,我一生都在努力想要成为千叶梵天那样的人,这短短几年,却又极力的想要粘在云澈的身上。”千叶影儿一声轻哼:“估计在世人……包括你眼里,我这个曾经的‘神女’,差不多是这个世上最怪异的女人。”

池妩仸缓声道:“千叶梵天害死你的母亲,是因你对你的母亲情感极深,你用了短短不到千年,便成为傲世无双的梵帝神女,亦是为了得到千叶梵天的认可,之后更是为了救他性命,甘被云澈种下奴印。”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人的性格、理念或许会忽然剧变,而本性,不要说短期,哪怕漫长的岁月都难有太大的变化。所以,即使没有发生后来之事,你也不可能真正成为千叶梵天那般为了利己可以舍弃一切的奸雄。”

“就如云澈,他经历的变故算是最为惨烈的。即使如此,他最根源的本性,却也从未真正变过。”

池妩仸笑了笑:“想知道答案的话,就与他生一个便是。虽然当年的事有些可惜,但至少,你和他还有无限的时间,无限的机会,不必再去追忆那些多余的感伤。”

眸光遥遥看了一眼下方在父亲怀中尽情痛哭的云无心,池妩仸无法不想到那个连父亲都从未能见过的“希儿”,暗暗的吐了一口气。

“哼!我没那么矫情。”千叶影儿嗤声道,感知到池妩仸的身影忽然远离,她皱眉道:“你去哪?”

“这个小小的下界星球,却是邪神和劫天魔帝所创造。上面有着诸多的真神遗留。也是这些神遗一步步成就了云澈。”

《逆天邪神》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仗剑问仙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