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万唤始出来,9月24日新东方终于公布截至2021年5月31日的2021财年业绩报告。

据财报显示,2021财年新东方共录得42.77亿美元的总营收,同比增长19.5%;期内净利润为2.3亿美元,同比下滑35.2%。

在9月25日至10月2日这一周,教育中概股迎来了雨过天晴。以新东方为首的三家教育公司股价上涨。特别是新东方股价上涨11.76%,市值增加20.1亿元,成为本周表现最亮眼的公司。

一切要从今年7月出台的“双减政策”说起,冲击之下,整个在线教育板块可以说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数据显示,新东方从 2017 年开始,营收的主要增长动力来自中小学业务,去年此业务占总营收比例超九成。

据2021财报,新东方k12 校外辅导招生总人次共 1207.1 万人次,而其他课程总报名人次不及前者1/30。

他在高管会议上表示,公司计划在9月前裁员四万人,最慢也得在年底前达成目标。

时间不等人,俞敏洪作为新东方的掌舵人,必须尽快为这艘教育巨轮找到合适的航道。

于是他决定驶入直播这片红海:“薇娅一年能卖一百多个亿,我带着几十个老师做直播,是不是一年也能做上百亿?”

员工的行动总是比老板迅速,9月24日在某招聘平台上,发现有认证为“新东方HR”的员工发布短视频的岗位信息。

人们往往关注到李佳琦薇娅这些主播成功的表面,而难以触探直播行业当下的本质变化。

以传统文化为例,根据抖音数据,今年2月相关领域的主播人数增长近九成,观看人次增长超过120%。

而在4月19日晚的“抖音有好物,县长来直播”线上助农活动中,抖音直播与网红县长的组合更是取得了百万销售额。

就是说,疫情期间文化产品、农副产品的传统销路行不通,却能在短视频直播领域打开市场,意义不可谓不重大。

俞敏洪早在双减政策落地前,就已经于去年的4月26日参与过一次抖音组织的“云分享会”。

他用“言传身教”的方式,跟大家一起逛书房,晒藏书,分享读书心得,畅聊创业经历。

但第二个变化是横亘在新东方和网络直播面前的难题,即直播行业的社会责任更重了。

对于以抖音直播为突破口的传统场景来说,更需要在突破边界的同时提升自己的社会责任使命感。毕竟流量的本质是用户信任感的累积,这种积累也会导致大V的一举一动都被放大,一此欺诈式销售带来的影响远比线上的封闭式教学大。

从社会视角来看,像俞敏洪这样的大佬,直播只是一种尝试,但是对于广大年轻人来说,意义截然不同,越是这种时刻,他们越渴望得到头部企业家的建议。

而且,过于商业化的直播方式容易与新东方教书育人的定位相冲,好老师并不等于好主播,好主播并不等于好形象。

Z时代的年轻人,他们放着百度这么庞大的内容库不去看,偏要通过某位主播了解知识,是因为真人远比文献有趣。

俞敏洪当年能够把新东方做起来,很大程度归因于他的演说能力,这些演讲的主题大体上充满所谓正能量,比如“艰难困苦是幸福的源泉,安逸享受是苦难的开始”。

但假如今天仍然使用这种教科书式的语言,很可能落得“鸡汤味儿冲”这样的评价。

相比之下,罗永浩就很能说出当下年轻人接受的东西。俞敏洪还得向老罗学习,融入到Z时代青年语境中去。

当然了,有人认为俞敏洪是“口嗨”,新东方暂时还没到要大BOSS去做直播的地步。

在9月24日财报公布当天,俞敏洪表示,kpl电竞平台今年秋季课程结束后,新东方将停止K12线下招生工作,后续将对现有四六级、考研、出国考试、职业教育四大业务板块进行全面升级。

俞敏洪在会议上表示,“从1993年成立的初始学员就只有大学生,直到后来重心才转向中小学生。所以这一次是回归而不是转型。”

新东方关停中小学科业务转向成人业务,意味着放弃最重要的营收来源,是万般无奈之举。

所以俞敏洪才会在鼓励员工们勇敢探索素质等新方向时说道:“无非就是所有领域的尝试都行不通了,等到把账上的钱都糟蹋完了,大伙吃顿散伙饭而已。”

假如向素质教育转型,新东方不少老师表示会选择离开这个行业,理由大致是:“只要中考、高考依然是唯分数论,素质教育就没有具体的结果导向。我看不到这个行业的出路。”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在“双减”政策之前,还有一个新闻,教育部提倡学生在中考就进行分流,要让职高和高中的入学率达到1:1。

职教一直是被明确鼓励的,比如9月1日开始实施的《民促法》,就从政策层面对其给予了支持。

也就是说在很长的周期内,职业教育和K12 教育虽然同属教育板块,势必追随截然相反的风向。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中概K12教育股在趋严的政策下全线崩盘,自然也会拖累其他的教育股。

作为职教领域龙头,中公教育曾在2月份最高位触及43元每股,之后便一泻千里,“双减”政策的雷霆之势下,股价更是跌至13元,市值蒸发近2000亿元。

而且就在近日新东方股价上涨的时候,中公教育股价竟然下滑8.91%,市值缩水65.37亿元,成为本周股价与市值降幅最大的公司。

9月26日更曝出一个大消息,中公教育董事会同意转让旗下子公司,该笔交易作价为5100万元。

可见,职业教育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新东方这时候挤进来实非明智之举。

首先,职教的营收仍旧仰赖公考这类生命周期极短,天花板不高的品类,这是它持续增长的隐忧,和K12的吸金能力无法相提并论。

至于短期内严厉的教育监管政策,更是悬在中公这类职教企业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对于职教政策的监管更多是对校外培训政策的辅助和完善,但不可否认,部分地区监管层的理解会有出入,无疑会增加成人教育经营的不确定性。

而且,这条赛道早有中公、华图、粉笔等巨头布局,肉都让他们吃了,后来者也只能喝点汤。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给出的答案是——未来的教培机构大概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走一步看一步,先度过这个寒冬,再从长计议;另外一条路就是放弃,赶紧清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