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面中,他同样只有十岁上下,和萧泠汐一左一右坐于萧烈之侧,倾听着他温和的讲述:

“当年,也是澈儿出生后不久,司徒城主家的女儿降生,却因城主夫人身体有恙,孩子生下来时气若游丝,几近绝命。”

“若要救她性命,至少要灵玄境的修为方有一线可能。流云城中成就灵玄境者屈指可数,而这些人无一不是身份非凡,若要施救,必伤自己根基,因而纵城主苦求,亦都无动于衷。”

“唯有鹰儿,他拼着重损自身,几乎耗尽全部玄力,为那个可怜的孩子重固了元气,就此活了下来。”

“澈儿,你和城主女儿的姻缘,也是就此结下的。司徒城主当时感激鹰儿的救女之恩,当场与鹰儿结为兄弟,并当众人之面,宣布自己的女儿将来只会嫁予萧鹰之子,以此生报天恩。”

“哼。”萧泠汐抿了抿唇瓣,很小声的哼道:“我一点都不喜欢那个司徒萱,每次都不理人……见到小澈的时候也是。”

这也是曾经出现过的梦境,完全一致的场景,完全相同的言语,只是变得无比清晰。

因萧鹰的救命大恩而与萧鹰“之子”的他结下娃娃亲的,亦不是夏倾月,而是司徒萱。

她身材高挑,衣着颇为华贵,年龄应该只有十五六岁,但施着偏重的粉黛,整个人释放着一种与年龄不符的美艳。

对如今的云澈而言,这类艳俗之女都不配让他的目光有半瞬停滞。但对未展视野的少年人而言,却有着让血液躁动的吸引力。

“司徒小姐。”云澈很礼貌的回应,kpl电竞平台这是司徒萱第一次主动向他说话,他内心有着一种难抑的激动与窃喜。

记忆之中,她是流云城司徒城主之女,同在流云城,他自然是见过,但不知为何,记忆中关于司徒萱的印象却格外模糊,连她的相貌都无法忆起。

不过,他并未有任何在意。毕竟,出现“梦境”之时,他都已身在神界,又怎么在意一个并无交集的故土城主之女。

一瞬间,对于司徒萱的所有印象,也像是忽然被拨散了云雾,变得格外明晰真切。

这种乍然的清晰感带给云澈又一种诡异的感觉,似乎……自己其实从未模糊过对她长相的记忆。

司徒萱盯着云澈,眼神中带着丝毫不加掩饰的傲然与鄙夷:“你知道,什么是癞蛤蟆吗?”

“……”云澈全身猛的绷紧,一种难受的窒息感持续了数息才艰难散去,他努力保持着平静,用尽可能平淡的语气道:“司徒小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

虽然他只有十五岁,但近些年,各种风言风语他已听得太多。但这由司徒萱亲口言出的一句话,对他的创伤依旧让他险些破了心防。

“哼!”司徒萱斜眸看着他:“还有五个月,便是我们的婚期。我堂堂城主家的公主,却要被迫嫁给你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你知道这几年,我因为你受了多少的嘲笑么!”

脸色开始泛白,云澈猛咬了一下舌尖,不肯让自己的神情失态:“我明白。你若是不愿,让你父亲与我爷爷这边……解除婚约即可,现在还来得及。”

“解除?要是能解除,我还会被人嘲笑到现在!?”司徒萱声音愈加刺耳:“你那个死去的爹在我出生时救了我的命,这件事全城上下谁不知道!”

“我爹当年头脑发热,发誓将我嫁你来报答恩情时,更是当着不知多少人的面!”

“要是你那爹还活着也就罢了,可以有很多种方法与他商解除婚约。但他偏偏死了,还一直传言死因一大半是因救我而元气大伤!我爹若是强行解除婚约,一辈子都会被人骂忘恩负义!”

“我司徒家尊高的颜面,岂能因你而伤。”司徒萱慢条斯理的说着:“所以你放心,我爹不会解除婚约,我也不会。”

她的眼神忽然变得轻佻:“毕竟,你虽然是个废物,但也不算是一无是处。好歹,你长了一张相当不错的脸,当个男宠,还是很有资格的。”

“今日既然刚好遇到,那就顺便提前告知你一声。”司徒萱半眯着眼,眼神三分鄙夷,七分玩味:“这最后的几个月,你最好学会如何听话。学得好,你我成婚之后,你日子多少会好过一些,要是学得不好……由我亲自来教的话,我好怕你这残废的小身子承受不住啊。”

生命中最熟悉的呼喊声响起,像一缕温软的清泉流过心间,带走了那压魂欲碎的负面情绪。

很快,一个少女身影如轻舞的彩蝶般来到了云澈身边,她看着司徒萱的背影,惊奇的道:“司徒萱?你刚刚在和她说话?”

云澈转过目光,看着与他贴身的少女,明明数息前还几乎要冲破胸腔的愤怒与耻辱,在看到她的玉容时一下子便消散了大半。

流云城中,无论萧门之内还是萧门之外,数不清的人轻他蔑他辱他,他早已习惯。

但他有从不放弃他,对他关怀备至的爷爷,有夏元霸这个从小到大全力护他的好朋友,更有与他朝夕相伴,哪怕只是小半个时辰看不到他便会心焦找寻的小姑妈。

是的,从小到大,无论承受了怎样的讥讽羞辱,只要回到萧泠汐的身边,看着她的眼睛,听着她的声音,他总会那般的安和与满足,其他一切,都已不再重要。

“嗯。”云澈点了点头:“这好像还是她第一次主动和我说话。以前偶尔见过几次,根本都不理人的。”

“就是简单说了说半年后成婚的事。”云澈很是随意的说道……司徒萱的那些言语,他绝不会说与萧泠汐听。他最不愿看到的,便是萧泠汐生气与伤心的样子。

“这样啊。”萧泠汐的声音稍低,水眸之中也多了几分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异样:“这两年,城中有着很多奇怪的流言,都说司徒萱那边一定会想办法解除婚约,果然传言都是假的呢。”

“流言当然只是流言啦。”云澈笑着道:“城主家不会解除婚约的……司徒萱亲口说的。”

唇间如此说,但对各种传言一直很是气愤的萧泠汐,听到云澈的话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那……你和司徒萱,刚才说话说了很久吗?”萧泠汐问,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问出这样一个奇怪的问题。

“没有很久,就一小小会儿。”云澈回答,随之马上补充道:“我又不喜欢和她说话。要不有婚约在,我才不要和她成婚,宁愿一辈子陪着小姑妈。”

“嘻嘻!”萧泠汐笑了起来,随之螓首微垂,道:“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那个司徒萱,更不想你和……但,这是老爹的愿望,你们完婚之后,他才会真正的安心。”

“好啦,我们先回去。”少女挽起云澈的手臂,美眸中泛起期待的星芒:“老爹这次请来了一个超厉害的大夫,据说被很多人称作‘医仙’,他一定……一定可以医好小澈的!”

“小澈,这是我刚刚熬好的粥,你身体弱,上午的时间又那么长……要全部喝掉。”她捧来很大一碗粥,香气四溢。

喝完之后,他看着萧泠汐,眼神变得朦胧,有些失落的道:“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经常吃到小姑妈做的饭。”

“嘻嘻,是你把城主家的千金娶进门,又不是你嫁过去,只要你想,我还是像以前一样,每天都做给你吃。”

一边说着,她的笑颜缓缓的黯下,轻声道:“倒是小澈,成家之后,理我的时间肯定会越来越少。”

“怎么会!”他马上抬手发誓:“我昨天刚刚和小姑妈保证过:和司徒萱成婚后,不能有了老婆就忘了小姑妈,不能减少和小姑妈在一起的时间,对于小姑妈的召唤要和以前一样随叫随到!”

至于婚后如何,之后又会有着怎样的风言风语,他已不再畏惧。因为就如萧泠汐所言,他依然身在萧门,萧泠汐依然在他的身边。

画面中,十五岁的夏元霸相貌俊朗非常,身形依旧有些偏瘦,他的肤色并不深,常人亦不会察知到他的肌肤有什么异样。

但以云澈如今的认知与目力,却从他偏白的外肤上,隐隐看到一抹宛若金属的奇异寒光。

“呃……那个,成婚是什么感觉?怎么感觉你好像不是那么激动的样子?”夏元霸问道。

“的确没什么感觉,所以也谈不上激动。”云澈很是认真的盯了夏元霸一会儿,忽然道:“一大清早这么激动,应该不只是因为我成婚这件事吧?”

“嘿嘿,”夏元霸双目放光:“其实,是有一个好消息。我老爹前日邀请了一位在新月玄府当导师的好友,本来是想通过他把我带入新月玄府,没想到,那位导师前辈却说以我的资质,完全可以直接入苍风玄府。”

“哦!太好了!这简直是我们整个流云城的大喜事!”云澈由衷的道,喜悦之时,心底亦泛动着深深的羡慕和黯然。

对如今的云澈而言,以梦境中夏元霸的天赋异躯,何止苍风玄府……哪怕到了神界,哪怕到了神界之巅的王界,都会引发巨大的震动。

“嘿嘿嘿……”夏元霸难掩兴奋的笑:“我都激动的两天没睡好了。等我入了苍风玄府,变得越来越厉害后,我看谁还敢欺负你!”

“这件事现在还是个秘密,老爹说要暂时保留,以免横生枝节,现在只有你知道……哦对了,说起来,这两年,我听到很多不好的传闻,都说司徒城主一定会取消婚约,将司徒萱改许配给你们萧门门主之子萧玉龙。”

“听到那些传言,我很生气,也不敢和你说。不过到了现在,这些流言已经不攻自破。”夏元霸一脸笑哈哈:“那些散播流言的人,肯定脸都肿的好几个那么大了。”

“空穴来风,必有其因。”云澈看似洒脱的一笑:“不过没关系,我早都习惯了。我这样一个废人,能有你这样一个朋友,还能娶到城主家的千金,已是上天的恩赐了。”

“相比而言,你的事才是大喜事。等你正式进入苍风玄府的那天,我猜全城都会…会……会………”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绵软失魂,面色逐渐痛苦扭曲,瞳孔快速变得灰暗……再灰暗……

“大哥?啊!大哥!”夏元霸慌忙向前,将他倒下的身体扶住:“大哥?你怎么了……大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